[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主日信息:如何持守起初的爱心(含音/视频)
——起初的爱心是经历圣灵重生的心,是经历被主的爱触摸过的心
2021/7/10 20:56:01
读者:5311
■辛立

 

主日祈祷文

 

谁能使我们

与基督的爱隔绝呢

 

文/生命季刊编辑

《生命季刊》第36期

 

 

慈爱的父神,我们感谢你,赞美你!你是满有怜悯的父,是赐各样安慰的神,是使人有盼望的至高者。借着你爱子我们主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我们得以与你和好。既已和好,我们就借着基督,以你为我们的喜乐;你的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你的儿女,在你荣耀的施恩宝座前,得怜悯、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

 

父啊,我们既有死里复活的主耶稣升入高天,坐在全能父的右边,作我们慈悲忠信的大祭司,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使我们与你的爱隔绝。你的爱,由天到地,由地到天,贯穿时空,永不改变。这样的爱,一旦倾倒在我们的生命里,生命就会燃烧如照亮暗夜的火,涌动如滋润心灵的泉,激荡如带基督香气的风。这样的爱,激励着我们为主而活,叫我们行事为人对得起主,在一切善事上结果子;这样的爱,使我们可以学习凡事谦虚、温柔、忍耐,用爱心互相宽容,用和平彼此联络,又能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这样的爱,叫我们知道,我们爱,是因为你先爱我们,差你的儿子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我们住在爱里面,就是住在你里面,你也住在我们里面,爱在我们里面既得以完全,在审判的日子我们就坦然无惧。

 

父啊,求你为你自己名的缘故,用你的爱充满我们,用你的话喂养我们,用你的灵膏抹我们,用你儿子的十字架塑造我们,叫我们一天比一天更像我们主耶稣的样式。子如何爱父,叫我们有一天也可以说﹕“耶和华我的力量啊,我爱你!”是的,慈悲的父,你不改变,你的爱也永不改变。求你用你永不改变的爱,改变我们,叫我们由少爱你变为多爱你,由假爱你变为真爱你,由私欲之爱变为美善真纯之爱。愿你以你儿女的赞美为宝座,直到永远!奉主耶稣的名祷告,阿们!

 

 


 

主日信息


忠心事奉中持守起初的爱心

 

辛立牧师

 

辛立牧师信息视频👉点击收看

 

辛立牧师信息视频YouTube链接

👉 https://youtu.be/uh3BFuxyBMo

 

辛立牧师信息音频如下:
 

 

 

 

 

弟兄姐妹们平安!这次生命季刊以“末世中教会建造”为主题,针对疫情后实体教会的恢复等具体实践,和大家分享神的话语。末世中的教会建造,末世是内容丰富,也是时间跨度很长的主题。为此,王峙军牧师做了非常清晰准确的介绍,我们为此献上感谢!

 

在末世这个长时间之内,不同历史时期的侧重点有所不同,特点也不同。比如说,主耶稣复活、升天后三十年的时间,就有信徒提出“主没有立刻再来,是不是耽延”的问题了,为此,使徒彼得做了回答。将近一千九百多年又过去了,现在不少基督徒不再关注“主是否再来或者主是否耽延”的问题了。常见的现象可能就是“主不会很快再来,让我们先享受现在的生活吧”,虽然特点不同,但是末世这个主题很重要,同时,末世中的教会也包括了不同类型的群体。

 

在启示录中间,在书信中间,所写的教会都有不同特点。特别是启示录的七间教会,叙述了当时在七个城市不同属灵群体的现状,以及主耶稣对他们的要求。如何理解这七间教会,在纯正的神学体系中,比如达拉斯神学院,就从时代论角度讲述这七间教会代表了不同的时代特点,我们可以稍微做一个介绍。比如说:

 

1.以弗所教会是指使徒时代的初期教会;

 

2.紧接着是士每拿教会,指第一世纪过去以后,第二第三世纪教会遭到了逼迫,这个时期教会不但没有被消灭,反而扩展,以致最后罗马帝国颁布基督教的合法令;

 

3.第三间是别迦摩教会,别迦摩在圣经原文希腊文中间有高升或者婚宴的意思等等。他们就讲这个教会代表的是,经过教会初期的标准被认同后,充满尊崇,充满喜气,这是公元312年到公元590年这个时代;

 

4.接着推雅推喇,有继续献祭的意思。教会这个时候走回头路,重表面的献祭、祭礼形式,这个可能代表的是公元590年到公元14世纪末;

 

5.第五间教会撒狄,撒狄本身有逃脱的意思,就是比喻教会进入黑暗时期以后,仍有一群受逼迫的改教之士,如马丁路德、加尔文等教会领袖带领教会从中世纪出来,或指的是15到17世纪;

 

6.非拉铁非就是弟兄相爱的意思,这是讲——可能是18到19世纪,教会有了宣教异象,世界五大洲均有福音传播,宣教事工推向了整个世界。

 

7.第七个就是我们经常讲到的老底嘉教会了,“老底嘉”本身这个字是由人民或者权力两个字组成,这是不是就是指近代以来,人民权利,人民自由,人民民主的意识充满着社会,也充满着教会,所以呢,老底嘉可能是指20世纪以来的教会。

 

这是纯正的神学系统中间用时代论来划分,这样的划分对我们中国的教会是什么样的影响呢?

 

陆苏河教授曾经告诉我,因为外国宣教士到中国来的时候,他们所带有的神学观点——时代论一度对中国的教会影响很大。他就曾受影响,随着以后圣经读的更多,了解得更多,逐步逐步就慢慢有更新的一些认识了。但不管怎么样,接不接受这7间教会是7个时代,我们不少基督徒都受着这样的影响。特别是现在的特点,现在的特点是老底嘉式,老底嘉式教会好像是物质享受、麻木不仁,骄傲自大,固步自封,把主耶稣关在门外,用这点来讲这个时代,虽然我们不一定讲时代论了,但是受这个影响。

 

我为什么要讲这一点呢?因为这次和大家的分享,主要是想用我自己牧会的经验,牧会的侧重点和我所接触的教会的主要形态来和大家分享。所以,这7间教会所代表的时代,对我这次的分享又很重要,为什么呢?因为我根据陆苏河教授后期的想法,我是同意这一点。当时使徒约翰写启示录的时候,这七间教会是真实的反映了同时存在的教会形态、特点和问题。这些特质在任何时代都可能存在。在同样一个时代,有以弗所类型的教会,也有士美拿、别迦摩、推雅推喇、撒狄、非拉铁非、老底嘉的教会。包括在一间大的教会内,有可能兼容这些特点,就像我们中国教会,在几十年前的特点是以殉道为主。

 

现在我有一个同学,在上教牧博士课程。他从印度来,他是一个团队的带领者,他本来请了一个月的假,来到哥伦比亚神学院,准备在学校里边住一个月,一个星期上课,三个星期住在学校,把论文完成就回到印度去。结果在上课的第一天就收到了电话,告知他两个同工被谋杀。他第二天就要赶回印度,临行前我问他,我说:“你现在回去安全吗?你有没有考虑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他当时就看着我说:“Lee,现在教会的弟兄姐妹们在等候我,主耶稣在看着我,你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呢?”他很吃惊!我就说:“我遇到了不少的国内来的传道人,现在在美国,没有遇到你这样的情况,但都申请了政治庇护。”当时他就让我跪下来,我们一起为中国教会祷告。我们中国教会几十年前曾经是被逼迫的教会,现在呢?

 

所以,这七间教会形态,可能同时存在在一个时代。那我现在所处的末世,这个特定的二十一世纪,我的牧会理念和我的经历、我所牧养过、主要接触过的教会,是哪一种特质呢?基本上可以说,是以弗所教会的类型。所以这次和大家分享,就以“以弗所教会”作为范例,在末世中建造教会,重点思考什么?思想我们在持守真理、热心事奉的时候,什么是起初的爱心?我们失去了没有?如果失去了,如何认罪悔改?

 

所以这次我就把末世中教会的建立,锁定在我自己的牧会理念,我现在所牧养的教会、我曾经所牧养的教会、我在国内宣教所接触过的弟兄姐妹们的教会,把她归纳为以弗所式的教会类型。好了,既然有这样的归纳,不是说我们中间没有老底嘉的人群,会有,但是我们的教会带领的主要方向是以弗所式的教会。既然是这样分享,我们就来先看看,以弗所教会。

 

第一,以弗所教会

 

以弗所教会是使徒时代非常重要的教会了。教会由保罗建立、牧养,是保罗居住、直接教导时间最久的教会之一。同时,以弗所教会一直由属灵生命纯正、教导真理的牧者带领,这点特别重要。她一直由纯正的牧者、由属灵生命的牧者带领。保罗、亚居拉、百基拉、提摩太就一直在以弗所连续带领着这个教会。根据教会传统,使徒约翰晚年就住在以弗所,在那里完成了《约翰福音》的写作,并且在那里供养主耶稣的母亲马利亚。因为她一直由牧者带领,而且以弗所教教会从建立之初有稳定的根基,一直到教父时代,她仍然是当时最重要的五大教会之一,罗马教会、亚历山大教会、以弗所教会、安提阿教会、耶路撒冷教会。

 

特别是在教父时代的初期,也就是主后第二世纪的初期,这个时候有一个安提阿教会的主教爱任纽(Irenaeus),他写给以弗所教会以弗所书信,那份书信我以前读过,这一次又专门读了一遍。他写给以弗所教会的信特别问到了以弗所教会的主教,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有意思的了,因为这个主教的名字出现在圣经中间。保罗写给腓利门的信中间提到了一个人叫阿尼西姆,当时以弗所的主教就是阿尼西姆。这个阿尼西母,大家认为就是保罗书信中间的阿尼西母。按写信的时间,阿尼西母的年龄已经过了70岁了,他牧养以弗所教会。所以可以看到以弗所教会,不仅有纯正的基础,而且一直有纯正信仰的牧师在牧养,爱任纽写给以弗所书信里面,他对阿尼西母是这样描述的,他说:这位主教,他表现出来的那种爱,是我们没法用文字表述的那种爱。

 

所以,可以看到这样一个教会,从成立到可以追溯的教会资料,在四十年,六十年成长过程中间,有那么一段时间,就是老约翰在写启示录的时候写他教会的特点。我们来念她当时的特点:

 

你要写信给以弗所教会的使者,说:‘那右手拿着七星、在七个金灯台中间行走的,说:我知道你的行为、劳碌、忍耐,也知道你不能容忍恶人。你也曾试验那自称为使徒却不是使徒的,看出他们是假的来。你也能忍耐,曾为我的名劳苦,并不乏倦。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所以,应当回想你是从哪里坠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你若不悔改,我就临到你那里,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然而你还有一件可取的事,就是你恨恶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这也是我所恨恶的。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得胜的,我必将神乐园中生命树的果子赐给他吃。’”(启示录2:1-7 )

 

从保罗建立教会,一直到提摩太牧养教会,再接着到我们说的阿尼西母牧养教会这一段时间,老约翰指出以弗所教会存在的问题:

 

1.事奉特点:有好行为,劳碌,忍耐,为主的名劳苦,并不乏倦。这是主所喜悦的。这是有事工特点的一个教会。

 

2.持守真理,以弗所教会的特点是不容忍恶人,可以识别假使徒,同时对尼哥拉一党的行为恨恶。这是主所称许的。一个是好行为,一个是真理的持守。

 

3.我们现在要问一个问题,这间既不疲倦,能够吃苦耐劳,又能识别真假,恨恶异端邪党的教会,怎么会失去起初的爱心?起初的爱心是什么?

 

第二,回想在事奉中起初的爱心是什么?

 

回想我应有的行为,劳碌、困苦、疲倦时,什么是我起初的爱心?于是,我就把十多年以前,回到国内宣教的7本我所记的笔记都拿出来,开始阅读。我和师母作为长期宣教士2009年10月到2016年5月期间,整整6年半的时间,我们回到中国做长期宣教士,因为我们每年最少在中国住10个月。

 

当年所写的笔记现在阅读,我就跪在神的面前,我说:主啊,当年事奉你的爱心、热心,甘愿吃苦、不疲倦的心现在去哪了?回想起初的爱心,我就拣了几段当时的笔记和大家来阅读。我选了在贵阳、在陕西,还有一些若是没有时间,我就不阅读了。在阅读的时候我向神认罪,我说:神啊,我当年年龄也不小了,在春运期间,什么飞机、火车、长途汽车都坐了,什么使得我这样跑下来呢?

 

汽车站上人山人海,声音嘈杂,旁边一对年轻男女在吵架,男的发怒气,女的被骂了以后就大哭。我在旁边,看见小伙子稍微平静了一下,就主动过去跟他聊天,得知他们是在外打工的新婚夫妇,现在要回家看老人。到底是先看父母还是先看岳父岳母?已经吵了好几天了,现在吵的居然当众在人群当中骂起来了。我就问小伙子,我说:“小伙子啊,爱不爱小姑娘?”他想了想说爱。我再问他,“你愿不愿意让家人知道你们彼此相爱啊?”他想想当然愿意了。我就再问,“你们这样吵下去,闹下去,再打下去结果是什么呢?”他想了好久。我说:“你想想?怎么才能解决你们之间的争吵,好让家人放心你们的婚姻呢,让家人放心你会照顾好这位小姑娘呢?”小伙子想了好长时间说我不知道。我就告诉他,“去给小姑娘道个歉,说你错了。”他不愿意。然后我就说,“你再这样下去,你别说年怎么过了,你婚姻怎么办?”他又想了好久,然后慢慢走向妻子,小声的说:“对不起,是我的不对。”年轻的姑娘当时失声大哭,然后紧紧抱住他。从那个时候开始,姑娘的手就没有离开过小伙子的手,我笑着一直看着小伙子。分开的时候,小伙子问我:“大叔,你做什么工作的?你对我说的这些话,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听你说的,你不是在这个时候,坐这样汽车旅游的人啊,大叔,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没有告诉他我是做什么工作的,却为这个问题想了很久,我是做什么工作的?什么使得我在腊月二十八和回乡的民工挤在一起,他们挤的汽车还是回家了,而我呢?下一站是重庆,住在一个宣教士的家里边。再下一站是成都,怎么去,住哪儿都不知道。主啊,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为什么吃这样的苦,我靠什么继续做下去,主啊,没有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这是2010年2月12号的笔记。

 

我为什么这样,小伙子都看的出来我不是坐这种车的人。为什么,好赖在国内也是大学生研究生嘛,77届,在北京人民大学工作,这样的老师,最少当教授、博士导师的,现在来挤长途汽车,而且不知道去哪儿。什么使得我能这样做呢?这是我在贵阳的笔记。接着从贵阳到了重庆,重庆到了成都,成都再飞到兰州,从兰州到宝鸡,在兰州的长途汽车上,睡到半夜,因为买的下午的汽车票坐客不够,一直推,推,只有等在、睡在汽车站,什么时候有车,什么时候走。

 

凌晨离开,早餐8点到的宝鸡,进了旅馆,10点才有打扫好的房间,安顿好以后,又去拜访当地的王姊妹。她向我介绍了教会的情况,对信徒们参加培训的意愿和参加的人数做了一些商量,然后又开始介绍她的情况。因为王姊妹和我们季刊算比较熟了,王姊妹的爸爸王堪,曾被称为黄河边的牧羊人,他的事迹,在季刊57期上有发表,王传道被判刑20年就是因为信仰。他多数的时间,在西安新安砖厂劳教。

 

我一听到西安新安砖厂这个名字,马上想起来我最好的朋友,就是我插队时候的好朋友齐航。齐航的爸爸是老革命,刚一解放就是西安公安局的负责人兼刑警大队的大队长,去他们家里,他爸爸经常让去的新人看照片。就是镇反的那一年,他爸爸骑着一匹马,押着上百个所谓的反革命,一次枪毙。后来在政治斗争中间失势了,但是又担任了西安新安砖厂的负责人,那是我经常去的地方。新安砖厂在交大的后面,我到西安以后,经常住在他们家。

 

我一听王传道在新安砖厂劳教了20多年,我思想了很久。我现在所接触的人和我以前的朋友圈,完全不同。用过去的话讲,我现在的新朋友都是被专政的对象,或者将来也可能被抓。我的问题:我会和这些人同甘共苦吗?这是2月18号在宝鸡写的。

 

2月20号,从宝鸡到西安,行过我曾经生活熟悉的土地,狭窄的关东平原,可耕的土地有限,却布满了坟墓。人啊,你几时才能认识到死亡的可怕和人生的无奈?到了西安,按着王峙军牧师的推荐,和当地的马老师有所接触。

 

那天晚上,我睡不着觉,我祷告,我思想,从宝鸡被管教的王堪传道,到我的好朋友齐航的爸爸所担任的新安砖厂厂长,从新安被停职的马弟兄到我的大学同班同学担任陕西省广电局局长,电视台台长。一方被压制、被劳教、被开除的,所谓的社会渣滓;另一方,正义的化身,永远的正确,执政掌权者。我过去成长的历史,是敌基督的历史,我现在事奉主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所以我当时就跪下来祷告,说:主啊,如果我没有一颗真正认罪悔改的心,如果我没有被圣灵重生,如果我的旧有世界观,无法彻底改变;主啊,如果我没有一个爱你胜过爱一切的新生命,我的事奉没法长久;主啊,如果老我中的恶行,罪性,恶性,旧有世界观不被清除,一旦遇到合适的条件就会长出荆棘,就会伤神的心,会刺痛人的心,会给教会带来意想不到的破坏;神啊,求你从内心改变我,让神的大爱充满我。这是我的祷告,所以要常常检查我起初的爱心。

 

在祷告的时候,我想到的是什么?我想到的是我们同一批,上世纪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来到美国的,这一批国内背景的传道人。他们曾经对西方社会有一点粗浅的了解,进行中西文化对比,就拍出了政治的宣传片。或者他们曾经上过这样的党校,政治学校,马列主义,现在就转身成为传道人。或者他们的红色背景,家里边是干部子女,像我是个小干部子女了,还有中等干部子女,高级干部子女,他们进入信仰以后,很快的,没有重新在主的面前认罪悔改,就把以前的政治历史、荣耀、政治包袱,甚至红色背景变成了宗教荣耀,就不是神了,这是我想的最多的。

 

其实我们许许多多需要认罪悔改的东西,包括像我,当讲到这些逼迫传道人的事,那个时候,我的好朋友,我的家庭都是镇压管理别人的人。这些若是不经过主的爱,彻底把它洗礼,彻底把它洗清,彻底的认罪悔改,我没有起初的爱心。不是因为我把以前的工作,以前的东西放下来,我就自然而然,会有起初的爱心了,没有!那什么是我们所要持守的起初的爱心呢?我就祷告,我就思想,起步的爱心,首先检查我们的生命中间,我们旧有的罪性若是没有清洗干净,把它只是摇身一变,变成了事奉的宗教资本,那不是起初的爱心。

 

第三,持守事奉中起初的爱心

 

什么是起初的爱心呢?起初的爱心,是经历圣灵重生的心;起初的爱心是经历被主的爱触摸过的心;起初的爱心是有真实认罪悔改经历的心;起初的爱心是由圣灵充满和加力量的心;起步的爱心是愿意回应神的爱,并且向神向人付出爱的行动的心;起初的爱心是在恩典中持守的心;起初的爱心是在群体生活中活出来的生命和行为。

 

那一次,25天跑了十六座城市,只有两天不塞车,那两天我是在成都。弟兄姐妹们,就是在这个春运期间,在烦恼、在挣扎,在认罪悔改中间,我思想,什么是我起初的爱心?即使我有起初的爱心,我若不是在恩典中,我守不住的。我会认为,神啊(当时我已经58岁了),我58岁的一个人,好赖在国内,若是不出来的话,当个博士导师有什么问题?到了美国又拿了两个学位。然后呢,又事奉,事奉还算不错,我把一切都放下来了,我来事奉你,这就是起初的爱心。不,那个不够!有一点点激情中的爱心,有一点点爱主的心,若不是在恩典中,我们谁都守不住。困了我们会骄傲,逆境了我们会退缩。有时候失去的时候,我们会把旧有的世界观带出来伤神的心、伤人的心。

 

弟兄姐妹们,其实,持守起初的爱心,为主吃苦、劳碌、不疲倦,不是最难的,不是!而在甘愿吃苦、劳碌、不疲倦中遭遇到了挫折、羞辱,忍耐、坚韧、持守爱心行为的持续付出,这才是我们要靠着神的恩典做的。我们时时要回到神的面前:主啊,我为什么要事奉你,若不是被你的爱所触摸,我们没有办法活出真正的爱来。所以弟兄姐妹,什么是爱?爱首先是被神的爱触摸,经历神的爱。经历神的爱以后,我们里面彻底改变了以后,我们才回应神的爱,才学着用神的爱去爱人。

 

起初的爱心,生命中爱的付出,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最难的。比如说我所带领过的教会,无论在北美或者在国内,我是基本来说,即使是宣教士,我也一定要建立教会的,要有一个长期生活的属灵群体。比如说我们在国内建立的教会,在美国牧养过的教会,吃苦耐劳都不是问题。

 

在广州,我们教会的年轻人比较多,一到暑假这些年轻的孩子,包括已经毕业了的研究生、大学生,他们会专门请假,然后去比较艰难的地区,比如说皖北地区,去参加留守儿童的暑期培训,那个点是我开启的。教会年轻人一到暑假都去参加这些边远地区的培训,吃苦对我所带领的教会的会众来说,都不难。

 

在美国也一样,我在美国最喜欢的一群朋友,是我在乔治亚州雅典大学城牧养的弟兄姊妹们。我们在最困难的时候,他们帮助了我们,所以我现在跟他们任何时候说起话来,我都说“你们收留了我们家”。那个教会大概有十四位或者更多的教授,他们中间不少人跟我一样,家里有两部车,一部小轿车、一部小货车。我以前牧会,没有回国以前就是一部小轿车、一部小货车。轿车自己坐,货车帮着教会弟兄姊妹们拉东西,那边也是。

 

有一位徐教授,他因为卓越的科研成果被认为2016年全世界,不是中国,不是美国,而是全世界最有成就的一百名科学家之一。有一天,一个大学生打电话给他,希望他帮着搬家。还要用他的truck,他就开着卡车过去了。结果呢,要搬家的那个学生没来,用一小时几块钱雇了一个人,让他用几块钱雇的一个人和五十多岁的名教授一起搬沉重的家具。徐教授是我的校友,也是我的老乡,他回来告诉我说:“辛牧师,吃苦受累都不难,无偿的付出也不难,最难的就是难以言表的被羞辱感。”这样的教授你要给他当学生,你要优秀;你要去见他,你要约时间;你打个电话,接电话的可能都是秘书。

 

现在,起初的爱心。我就劝他,我说:“秉虔(音译)呀,这就是神对我们的磨练了,这就是我们起初的爱心被利用、被羞辱的时候,如何坚持。”他现在高高兴兴地还在我们教会聚会,而且负责学生团契。

 

弟兄姐妹们,如果不是为了主的福音,如果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吃苦耐劳、被羞辱,我们所要检查的,还不是是否失去起初的爱心,我们所要检查的是有没有起初的爱心。最简单的起步,就是我们传福音的目的是为了爱神,是福音曾经用爱,用耶稣基督我们的主,用祂钉痕的手,触摸了我们,让我们经历了这样的爱。我们以这样的爱回到神的面前去爱神,来到人的面前,然后去爱人。

 

为此,我常常来到主面前,我也勉励我们的朋友们,我们的弟兄姐妹们,我和师母带领的教会,我们所遇到这群朋友,就是以弗所类型的教会,爱心的付出,爱心付出中间被羞辱怎么办?我最大的祷告就是为自己,为在主里有一颗爱主的心祷告,让这颗心常常出于无愧的良心、清洁的心、无悔的信心。

 

在这些年来的事奉中间,我心中常常思想的一段经文,也经常是祷告的经文,就是诗篇37篇的第1节,“不要为作恶的心怀不平,也不要向那行不义的伸出嫉妒”;第8节,“当止住怒气,离弃愤怒,不要心怀不平以致作恶。”

 

因为我们在真爱心付出的时候,肯定会遇到一些困难、吃苦、劳碌、不疲倦的付出,这是有起初爱心必然会碰到的问题。你说我信主几十年了,这些事我都没有经历过。那所要检查的还不是失去的问题,而是你有没有爱心。更难的就是在甘愿吃苦劳碌、却遭受羞辱挫折的时候怎么办?特别是碰到恶人、恶事,那些作恶的一切顺利,那些行不义的凡事平安,看起来好像是这样,我们怎么办?

 

我们可能会遇到这样的不公平待遇,我们爱心付出,我们受挫折时心怀不平,我们有怒气,我们有嫉妒,我们有纷争,我们有心里边让主的圣灵伤痛悲哀的时候,有消灭圣灵感动的时候。失去起初的爱心,包括对作恶的心怀不平,以致作恶,这个最大的恶就是我们失去了对神的爱,就是我们失去了服事神的积极性,这个最大的恶就是我们甚至有时候从事奉工厂退下来了。

 

弟兄姐妹们,在这个时候,若是我们是传道人,我们检查我们起初的爱心,我们求神医治我们受伤的心。若我们是教会的主要同工,但还不是专职的传道人,我们支持我们的传道人,我们给我们传道人一个共成长的空间、进步的空间。

 

有一个很不对的教导,我不同意这个教导,他们说你来教会做传道人,你把你做的,你配被我们尊重了,我们才尊重你。我们谁敢说我配被尊重啊?主耶稣那么配被尊重的人,人都不尊重他,你要我们的传道人配被尊重了,你才尊重他。

 

所以,我劝我们的同工们,看到我们的传道人软弱,帮助他,给他一个条件,给他一个环境,让他可以检查持守起初的爱心,在持守起初爱心软弱的时候帮助他。国内的环境也好,美国的环境也好,大环境都在变化,在世俗化,教会内部的纷争,经济的压力,异端邪说的切入,都会使我们有时候有一个挫折感,怎么办?

 

第四,应用和小结

 

为主吃苦任劳任怨,并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在甘愿吃苦劳碌不疲倦中,遭遇挫折、受羞辱时的忍耐包容,持续付出爱的行为。

 

好像我刚才所分享的,我在北美事奉的教会遇到的一群朋友,在国内宣教牧养的教会,在国内遇到的一些朋友,吃苦耐劳都不是问题;而是在起初的爱心被利用,被羞辱时,如何坚持过群体生活。我们来到教会里边,我们是一群人,我们是一群爱主的人,我们是被主的爱绑在一起的人,是把我们的软弱,彼此分享,彼此分诉,把我们的爱心持守在神的里面,求神继续加力量,让圣灵继续赐给我们力量。所以起初的爱心,必须是由圣灵而生,由圣灵而养,而由圣灵加力。

 

总结一下,如果为了主的福音从来没有任劳任怨,吃苦羞辱,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我们所要检查的或许还不是是否失去起初爱心的问题,是要问问自己:我们有没有起初的爱心?是不是只是当初我的一点激情?当初我曾经好像是很有身份的一个人,因为事奉神了,我就把我以前的政治资本,红色背景,包括一些所谓的事工中间看起来一些的活跃变成了我的宗教资本了呢?起初的爱心,我今天分享的是第一个层面,就是在吃苦耐劳,任劳任怨中间不疲倦,受屈辱中间不灰心,持守住它。第二个层面,更深刻,我下一次再分享,就是“坚持信仰中间持守起初的爱心”。

 

让我们祷告:

 

恩主啊,来到你的面前,我们看到,主!你的恩典真伟大,你的恩典真够用,你让以弗所教会经历了保罗的建立,和一些有属灵生命有真理教导的牧者的带领,也曾经有一段时间遇到丢弃起初爱心要被你责备的光景。然而圣灵啊,你感动了他们有耳可听的都应当听的,而且听见了得胜的,他们就结出生命的果子来。

 

所以在教父时代,在教会历史的前几百年,以弗所教会一直是被你所用的,为什么?因为他们知错就悔改。今天我们来到你的面前,也求主让我们检查曾经有过的爱的付出的这样的事工,检查我们自己在哪里把爱心失落了?主啊,靠着你我们往前走,我们寻回你给我们的爱,我们寻回,我们付出你爱的实际行动,我们更是奔向继续爱你,服事你,不困倦不退缩的事奉过程中,在末世中建立你的教会。主啊,这是我们的祷告,求主成全,感谢祷告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

 

辛立 牧师,来自中国大陆,现在美国牧会。


更多主日信息,请点击👉主日信息


敬请阅读本刊新号文章:

主日信息:为万人祷告的意义(含音/视频)
“你们也要离去吗?”(含音频)
“门徒中多有退去的,不再和祂同行”(含音频)
今日灵Xiu:“我在我父家是至微小的”(含音频)
我们这许多人,在基督里成为一身(含音频)
今日灵Xiu:基甸的顺服(含音频)
从误入歧途回转到蒙福的恩典之路(含音频)
致我的亲人: 医生已经放弃,她的盼望在哪里?(含音频)

阅读本刊更多文章,请点击👉生命季刊手机主页

 

阅读本刊先前发表的文章,请点击👉生命季刊备份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