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传道人的生命见证:缅怀王长新长老
2017/2/10 15:43:47
读者:4733
■赵清治

 

传道人的生命见证:缅怀王长新长老

 

/赵清治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多伦多华夏圣经教会的创会牧者王长新长老于2016820日歇了地上的劳苦,荣归天家,享年93岁。他身后留下了宝贵的属灵遗产,一个是他亲手创立的华夏圣经教会,一个是他留下的宝贵的属灵文字,包括王明道传记《又四十年》和他的自传《我的天路历程》。我们为王长老荣神益人的一生向全能的上帝献上感恩,感谢神把这样的见证人赐给华夏圣经教会,带领我们同奔天路。

 

王长新长老一生的经历是中国大陆传道人的一个缩影,其中充满了苦难和逼迫,但也见证了神的信实可靠的保守。他的苦难经历最终成了神在中国荣耀见证的一部分。

 

王长新是在神的大爱激励下,凭着信心走上全职事奉之路的。从物质上说,他一生都不富足,他在自传中屡屡记述自己一生遭遇的经济困境,有时吃了上顿没下顿,有时无钱交学费,有时无钱供养双亲,养活儿女。中国的传道人大都非常清苦,靠信心生活,多数没有固定收入。这是王长新在全职奉献时就清楚的。但他所追求的是一个丰盛的生命,而不是家道丰富。即使在年老时他也不富足,但他却愿意一次拿出省下来的一万元(加币)奉献给神的家用于开拓教会事工,补助传道人生活。他的心灵是丰富的,他的生命是丰盛的,他所积攒的财宝在天上,他在享受着一个丰盛的生命。

 

王长新在青年时代入读著名的燕京大学新闻系,立志做一名新闻记者。二战时,中国驻世界各大城市的新闻特派员,90%是燕京大学新闻系的毕业生,由此可见该系实力有多么强,影响有多么大。当神呼召王长新全职事奉的时候,他也有过挣扎,不舍。1946年10月,刚刚蒙恩得救不久的王长新在一次唱诗祷告时,听到一个声音说,“我要你舍弃万事,当作粪土,专一服事我,怎么样呢?”呼召来得突然,他毫无准备,也不甘心,便与神争辩,“我应该孝敬父母,而且我从事新闻事业,还可借此传福音,不是很好吗?”

 

神没有责备他,而是耐心等待。一个月后,神的呼召再次临到,这一次,更迫切,他放弃了抵挡,选择顺服,因为神向他显示了祂测不透的大爱,使他的信心大增。他为此做见证说,“我这个顽梗而刚硬的顽石,受不了祂爱的激励,经过再次的挣扎,终于做了祂爱的囚徒。我放弃了自己的前途,双手托着一颗破碎的心,献在祂的台前。我眼泪汪汪地向主说:‘除你以外,在天上我还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爱慕的,主啊,是的,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神的灵大大充满他,并赐给他凭据,使他相信,神必定与他同在,即使在大患难中,看来毫无出路时,但信实可靠的神必定为他开路。

 

王长新顺从神的带领,放弃了做一名著名记者的梦想,转往外文系就读,打算将来从事福音事工方面的翻译和写作。他向神祷告说,“神啊,新闻学是我一生最爱的,是我的以撒。但为了你,我愿意献上我所爱的。我不求你把以撒还给我,只求你赐给我那更能服事你的本领。”他看到了中国传道人前面的艰辛道路:贫穷、试炼、逼迫如影随形。但当他想到神的爱,便不畏惧,也不退缩,毅然决然走上了这条艰苦而光荣的道路。他这样宣告,“世界一切的荣华富贵,去吧!我向你们说一声‘再见’!”

 

箴言173节说:“鼎为炼银,炉为炼金;惟有耶和华熬炼人心。”大患难大逼迫不久后就到了。1955年,肃反运动开始后,王长新被打成“王明道反革命集团”成员,被逮捕、关押。在当时的中国,戴上“反革命”的帽子意味着已沦为社会的贱民,可以被羞辱、毒打、甚至杀害。但王长新凭着对神的信心,对神忠贞不渝,坚信神必拯救。虽然他被剥夺了参加公开仪式敬拜神的权利,也没有圣经可读,但他总是默默祷告并背诵神的话语。监狱里不许闭目做谢饭祷告,他就睁着眼祷告。看守发现他在吃饭前停一会再吃,便厉声呵斥他,“你在干什么?又祷告了?”在失去自由的日子里,他倍加珍惜祷告的机会,利用睡觉前的短短时间向神祷告。在对他长期进行的无神论改造中,他仍然坚信自己所信的神。审讯人员每过一段便问他同样的问题,“现在你对宗教信仰是什么看法?”他的回答总是,“我相信我的信仰是没有错误的。”这个回答与他的属灵长辈王明道的回答有异曲同工之妙,王明道公开宣布:你们“不用想把我改造好了,我改造不好了。”

 

1958年在所谓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中,王长新被流放到大西北的甘肃劳动改造。在大饥荒年代,他的身体浮肿,九死一生。他的妻子儿女和他一同承受了沉重的苦难。但在繁重的劳动之余,他仍坚持读经祷告,在贫病交加,前途茫茫遇见试探时仍能靠主得胜。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王长新被抄家,被揪出批斗、游街示众。预感到形势即将恶化的他在抄家前就有计划地把中英文圣经和属灵书籍转移了出去。他戴着高帽子,被迫一遍又一遍高喊“打倒王长新!”心里却在祷告神,愿把自己的老我打倒,真正成为一个新造的人,因此,他心里没有恐惧,反而很平安。

 

他的三个孩子由于父亲的反革命成分在学校受尽欺侮,但文革中父亲遭受的苦难反倒成了他们得救的契机。一天,王长新被抓去游街,家人都担心他能否活着回来,因为当时社会上很乱,无法无天,打死人的事经常发生。他的妻子陆敏如姊妹带着三个孩子进到里屋,关紧门窗,同心合意向神祷告。她告诉孩子们,“我们现在要祷告神,叫爸爸平平安安地去,平平安安地回来。可是神不听有罪的人的祷告,所以我们要先认自己的罪,好让我们的祷告达到神面前。”三个孩子在文革的凄风苦雨中同一天得救,这是神奇妙的救恩。神听见了他们的呼求,王长新平安回家,毫发无损。

 

在严酷的试炼中,王长新也有过灰心失望的时候,有过软弱的时候,他在自己的见证中坦率地讲到了自己的软弱和失败,1959年夏天,他试图逃避苦难,从劳改农场逃回上海。他认为这是他平生最大的一次失败,因为忘记了“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忘记了服从权柄,忘记了加这一切苦难给他的并不是什么人,而正是神!这次失败带来了更严重的后果,当年年底,他以“反革命”罪再次被抓并遣返甘肃,在大饥荒的岁月里,全身浮肿,几乎饿死。但神的怜悯再次临到他,他作为重病号被批准回到上海,与家人团聚,并在生活上得到特殊照顾。

 

王长老的妻子陆敏如姊妹在一次见证中说,在大陆解放后的几十年,他们都是在流泪谷中度过的。但在最痛苦的时候他们没有流泪,反倒在1979年神带领他们走出流泪谷回到苏州时,流了泪,那是感恩的泪。在大逼迫的政治形势下,他们每天祷告,求神保守他们的心常在祂里面,不偏离祂的道路。他们的见证是“主啊,你救了我的命免了死亡,救我的眼免了流泪,救我的脚免了跌倒。”也许王长新不能算是一位伟大的时代先知,信心伟人,但他的见证是真实的,是荣耀神的。他是一位真实为主做见证的忠心的仆人。无论是在苦难的试炼中,还是在日常生活中,王长新都谨记,自己所作所为是否能让神的名得荣耀。他说,“传道人顶要紧的一件事是脚踪。走一步一个脚印,这是见证。没有见证,还传什么道?”

 

王长新在2005年发表在《生命季刊》上的一篇见证中引用诗人大卫的诗篇:“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诗篇23:4)他说,“‘死荫的幽谷’指的是一种极其困难的境遇,它使人害怕,而且有生命的危险。大卫说,他经历那样的境遇,也不怕遭害,仍旧有安全感。为什么呢?因为神与他同在。我们知道,神总是与我们同在的。只有当我们离开了神,去爱世界,做神不喜欢的事时,才无法经历神的同在。神与我们同在,说明我们与神的关系是正常的,良好的,没有问题的。大卫因为有全能的神与他同在,他什么也不怕。死亡有什么可怕的?那不过是送我们到天上,到那荣美的家乡去罢了。”这就是王长新的生命观,他经历了神的同在,心中盼望着更美的家乡,于是便轻看世上的苦难和试炼。

 

中国国门打开以后,神为王长新开路,使他于1983年获得赴美访问学者签证,一年后加入海外基督使团并移民加拿大。1989年,他的两个女儿也移民加拿大,在各地开辟工场,为神作见证,传福音。

 

我是1993年来多伦多大学留学的,信主后不久就参加多伦多华夏圣经教会的团契和主日崇拜。第一次来到华夏教会,迎接我的是一位热情、和蔼、慈祥的长者,得知他就是教会的传道人王长新老师(后来得知王长新不许别人称他为牧师,只许称他为老师)。那时,教会初创,还不太稳定,弟兄姊妹虽然有很高的事奉热情,但是灵命还不太成熟,甚至带有血气,也有很多属灵问题需要解答。我还记得他在一次讲道时专门讲到了祷告的态度和方式,比如能不能躺在床上祷告?他的回答是,除非生病或受伤下不了床,否则最好跪在地上向神祷告,这才是敬虔的态度。这也是我多年来个人灵修祷告时所坚持的,跪在地上向神祷告。

 

王老师非常看重信徒的见证,总是殷切地鼓励弟兄姊妹为神作见证。有一次在教会吃过午饭后,他把大家招聚在一起,先有一点短讲,然后便呼吁心中有感动的弟兄姊妹起来为神作见证。一位姊妹首先站起来说,自己蒙了神莫大的恩典,若不作见证,石头也会发出呼叫。听了她的见证,我心中也有感动,因为我的全家移民申请刚刚获得批准,真正尝到了神出人意外的平安和恩典。于是站起来把自己移民的过程中如何一波三折,如何向神祈祷,神恩典的手如何相助,一一道来。最后总结道,一,我们所信的神是一位信实可靠的神;二,我们所要做的是信靠顺服,此外别无他法。那是我平生第一次为主做见证,心里有些紧张,在整个见证过程中,王老师都在笑眯眯地望着我,眼神中充满了殷切的期望和鼓励,从而增添了我的信心。

 

王长新长老用多年的心血培养了一批核心同工,成为华夏圣经教会初创时期的中坚力量,随着教会的不断成长,神也不断把新鲜血液加给教会,保证了教会的福音事工后继有人。我自己也是伴随着华夏教会成长的脚步一步步成长起来的,为此我要感谢神!因为有了王老师辛勤的拓荒工作和属灵带领,华夏教会一开始便奠定了比较扎实的信仰根基。也因着这个坚实的根基,华夏圣经教会二十多年来虽然也经历过风风雨雨,但一直发展平稳,不为风浪所动。斯人已矣,但神感动王长新长老创立的华夏圣经教会依然在不断发展壮大,在多伦多这块土地上为神做着美好的见证。我们为此向全能的神献上感恩。

 

王长新长老一生守住了他所信的道,见证了神的荣耀,我们相信,他已经得到了神为他存留的荣耀的冠冕。愿王老师在天上安息。

 

赵清治 来自中国大陆,现为多伦多华夏圣经教会长老。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