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出黑暗入奇妙光明
2016/10/26 13:03:07
读者:7579
■绿洲

生命与信仰 总第26期 2014年6月

 

 

    主耶稣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约8:12)

    黑暗里的人,都是罪人,也都是死人。黑暗的人生短暂、虚空,充满劳苦愁烦;受罪的辖制,常常活在上帝的震怒之下,死后更是悲惨。

    上帝的儿子主耶稣,为了拯救我们,道成肉身来到这个黑暗世界,在十字架上为我们舍命流血,担当了我们罪的咒诅和刑罚,作了我们与上帝和好的中保。我们只要相信接受主耶稣作我们生命的主,我们就能因信称义,脱离罪恶和死亡的黑暗权势,进入到上帝奇妙光明的国度里,成为上帝的儿女。感谢赞美主!

    我是在四十岁时信主的,到现在九年了。孔子说:“四十而不惑。”但我到四十岁时最困惑,不知道人生有什么意义,好像该经历的都经历了,剩下的是吃饭、干活、睡觉,天天如此。

    信主之前,我经人介绍去拜佛,看了很多佛经,结交出家人,也到寺庙朝拜,甚至居住。我曾经去山西五台山朝拜,从山下三步一跪地拜到海拔三千多米的山上的寺庙里的偶像前,五体投地叩拜了千百次,还向“功德箱”捐钱。其实那偶像披着一件红色的披风,又旧又脏,满脸灰尘和蜘蛛网。信主后,想起当时所作的,真是荒唐。为什么要敬拜这些人手所造的,有眼不能看,有口不能说,有耳不能听,有手不能动,有脚不能行的偶像呢?可是当时落在黑暗中,不晓得。以为这些偶像们会赐福给我,会保佑我。其实它倒了,自己都爬不起来。

    那时我对人生一点兴趣也没有了,什么都是苦、空、无常,什么情、爱都是债,都是孽缘,都是拖累。特别是想到我父亲一辈子辛辛苦苦,什么享受也没有,六十三岁时因患癌症去世了,使我更觉得人生的虚空和无意义。我想按照佛教的方法,通过自己的修持如打坐、入定、念佛、吃斋等方法来脱离苦海,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我曾经在寺庙的禅堂打坐“禅七”,那环境气氛现在想起来真是幽暗、阴森、恐怖。我当时没信主,不知道“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使徒行传4:12)只有耶稣才是我们唯一的拯救。

    我越来越孤僻、冷漠,甚至有点自闭症。不爱与人来往,想着要去出家。我偷偷藏着一个江西和尚给我的地址、电话,想着有一天,我悄悄去找他,我从人间蒸发,谁也找不着我。这个东西藏了好多年,信主后,不知丢到哪里去了,好像自动消失了,很奇妙。我现在也记不住这和尚叫什么,电话多少,地址是哪里了。

    我当时已经有妻子、孩子,母亲也在。但我心里却悄悄酝酿一个非常危险的计谋。感谢主!是主的保守、怜悯,预定在千万人中拣选我,才使我没有迈出这一步。

    我很消沉、无奈,觉得自己就是行尸走肉而已。一方面觉得人生没有什么意思,一方面又自怜自叹,心里想着自己这也不如人,那也不如人。其实内心贪爱世界,只是口里不说,表面上装出什么都看破、放下、无所谓的样子,自欺欺人,内心特别纠结、痛苦。

    其实我的日子一向过得还可以,并不缺乏。妻子贤慧,通情达理,儿子也聪明活泼,上帝并不亏待我。可是我看不到这一切,我也不会感恩。总是这也不满,那也不满。又自视清高,觉得自己怀才不遇。其实我什么都不是,不过是个有限、有罪、必死的人。我没有爱,只有恨。那些对我不好的人,在我心里不知被我杀死过多少回。佛教也是说不要恨人,可是我做不到。但表面上装作没有恨,很宽容大度,境界很高,其实不是这样。信主后,倒真的不再恨人了。想着主被钉在十字架上还向天父祷告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加福音23:34) , 我就不再恨人了。只是觉得我曾恨过的那些人很可怜,求主给我有爱心和勇气去给他们传福音,让他们也早日信主。

    我当时就是眼睛昏暗,心里蒙了油,落在黑暗中,被罪捆绑,不能自拔了。可有时还写一些歪诗在那里自怜自叹,自我麻醉,很可笑。

    我没有笑容。我看自己已往的照片,没有一张会笑的。我满脸是雀斑,加上忧郁的样子,感觉自己是被咒诅的族类。我不喜欢照相,怕照镜子,不敢正视自己,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自卑感。但表面上又是冷漠无情,孤僻傲慢。见到我的人,都觉得好像欠我很多钱似的。

    有一个好朋友,大年初一一早带着小女儿来给我拜年。我也是冷冷的,一句好话也没有,也不给他女儿红包。他从此再也不跟我来往了。

    又有一个好朋友生了个女儿,跟我报喜,我不得已带着妻子和孩子去看他。我冷冷地坐在那里,连一眼也不看这个小女婴,心里想着又是一个讨债的,人生真是苦、累、折腾。我妻子还会去抱一下。从此这个好朋友也再不跟我来往了。

    当时我结婚十几年了,也只去看望我岳父母三四次,借口浙江远,又忙。我没有爱,所做的都是无奈地还债。等到信主后,我才知道亏欠,才懂得感恩,每到年底我都早早订好飞机票,带着妻子和孩子去同我岳父母过春节。

    我当时悲观、消极,几乎到了万念俱灰的地步。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实际上是被邪灵控制着。我每天出门都要看那些写着“宜”、“忌”、“相冲”、“相合”的日历,跟拜偶像的、算命的、看风水的来往频密。我母亲每年都要为我去问“老爷”,求“平安”。但我没有真平安。主说:“我将这些事告诉你们,是要叫你们在我里面有平安。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胜了世界。”(约翰福音16:33)信主后,我才有了真平安。

    我从小喜欢读书。因着我爸爸的一句话“你只要认真读书,将来就能拿笔,不用拿锄头”,我就埋头苦读,终于考上了中山大学。在我们那时候,能考上大学的并不多。我在大学里春风得意,并认识我现在的妻子,她很漂亮。我一路顺利,很骄傲。工作后,一遇上不如意的事,我就闹情绪,跳槽。我本来是读气象专业的,正常的话,现在应该是在气象台搞天气预报的。但我偏偏不满足,要求到政府机关工作。可是在机关整天喝茶、看报纸、写八股文、欺下瞒上,我又觉得没什么意思,就又跳到国营企业。可是奸商市侩、坑蒙拐骗那一套我又看不惯,做不来。看着那些老总们,从银行贷款,去做生意。但生意没做来,钱没了,债务让企业背,我痛恨极了。我又转到了学校,可是老师的工资低,又尽教些没有用的东西,我又牢骚满腹。干脆做自由职业者吧,收入又不稳定,没有安全感。干什么都不合我心意,觉得这个罪恶的世界离我想像的太远了。

    “人生在世不得意,明朝散发弄扁舟。”我大有一走了之的气概。我曾想过自己的归宿,就是从黄山的顶峰,跳进深谷里,从此我就长眠在美丽的大自然风景中。其实这也是愚蠢的。人死后灵魂不是上天堂,就是下地狱,肉身要归于尘土。若抛尸荒野,还被虫子咬,或被鸟兽吃。

    正当我走到人生极其危险的悬崖边的时候,上帝怜悯我,派使者给我传福音了。我人生四十年来第一次听到了福音。感谢主!虽然我从小到大,读过不少书,什么儒、道、释,三教九流,可是从来没听过福音,没看过圣经,没进过教堂,不认识上帝,也不知道主耶稣的救恩。这四十年,真是瞎眼啊!

    事情是这样的。我当时在龙湖区翰苑展厅举办了个人书画展。有一位姊妹(她当时还没有信主)在展厅参观,得到我的宣传资料,知道我的联系方式,就找上门来了。她叫小帆,是保险公司的,大概是想推销保险。我冷冷地接待她和她的同伴。她来了两三次,我也没有跟她买保险。后来因琴姊妹跟她买了保险,并带她信主了,她再来找我的时候,就跟我传福音了。给一些书、影碟,我才开始了解基督信仰是怎么一回事。她劝我信主,但我还是没有接受。我当时住在“三身人”附近,中山路大路边,很嘈杂,灰尘又大,孩子又小、常生病,心里很烦。我说等我搬了房子再来考虑信主的问题吧。我只是随口敷衍一句,没想到上帝已经听到了。

    此后,我到处找房子,看了很多地方,总是不合适。有一天,我在长平东路走进一家房产中介,我看到墙上贴着一张有红十字架的基督教年历,我知道这家是信主的,当时我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我这一次一定找到了。”我一问,果然这家人是信主的。他们就带我去看了绿茵庄的房子,我一看,很满意,就住下来了。

    搬了房子后,我也没跟小帆姊妹讲。她到我原来住的地方找不到我,就打电话给我。我跟她说了,她想过来坐,我没有拒绝,她就过来了。一看我住的地方,她说:“伟弟兄住在你家前面,琴姊妹住在你家后面。”上帝把我带到这两位弟兄姊妹中间,离他们住的很近。这实在是很奇妙的。正是伟弟兄带我决志信主的,又是在琴姊妹家受浸,并聚会了九年,一直到今天。感谢主!

    当时小帆姊妹跟我说:“我们的伟弟兄就住在前面几栋的地方,我请他过来跟你探讨一下怎么样?”我说可以。于是她打电话给伟弟兄,伟弟兄就过来了。伟弟兄其实很忙,有自己的工厂,但他还是放下他自己厂里的工作过来,从那天下午二点多,讲到六点多。他讲什么,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估计当时也听不进去。我只是跟他争辩,觉得信主的像太阳,比较火热;信佛的像月亮,比较清凉。各有各的好处。第一次座谈无果而终。

    过几天,小帆姊妹又来了,说:“再请伟弟兄跟你探讨?”我说:“好吧。”于是伟弟兄又过来了。那天又是从二点多谈到六点,说什么,我也记不清楚了。不过我问他:“你这么不厌其烦,跟我讲耶稣,到底为什么呢?”心里想他是不是在搞什么传销。他说:“我要把我得到的最好的,跟你分享。”这句话当时打动了我,一直到今天,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是的,像我这种喜欢搞艺术、古玩的自私自利的人,有好的东西都是自己藏起来。一个人愿意把最好的东西跟人分享,让我惊讶,让我肃然起敬。“分享”这个词,我从来没有想起过。

    接着他问我三个问题:“第一,你是否承认有上帝?”我说:“我承认。”因为我原来是拜佛的,是有神论者。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在左右我,但我不知是什么。他说:“创造天地万物的上帝才是独一的真神。你要敬拜造人的,不要敬拜人手所造的。”我说:“好。”他这一说,我恍然大悟,我原来跪拜的是人手所造的偶像。我想起以前在寺庙里居住的时候,那些造佛像的工匠,问我说:“老师,你看那个嘴巴,大小怎样?”我说:“太小了,再大一点。”“那耳朵呢?”我说:“两耳垂肩,再大一点。”是的,那些人手所造的偶像要拜它干什么呢?

    他问第二个问题:“你承认不承认自己是个罪人?”我说:“我承认。”这个问题可能对别人比较难答,我却比较容易,因为我清楚自己很坏,我甚至厌恶自己。我知道罪不只是指违反国家法律,乃是我们心思和言行一切的邪恶和不义。当然,不敬拜上帝,去拜偶像这个是更大的罪,我当时尚未意识到这一点,只觉得自己不仁、不义、不孝、无信实。对父母、对妻子、对亲戚、对朋友都很无情,做得不好,至少不是什么好人,说罪人也可以。其实,我知道自己不好,也想变好,但凭我自己,我没办法变成一个好人。保罗说:“我是属乎肉体的,是已经卖给罪了。因为我所作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愿意的,我并不作;我所恨恶的,我倒去作。”(罗马书7:14)保罗说“我真是苦啊”(罗马书7:24),我是深有体会的,只是当时不知道只有耶稣才能改变我。

    他又问第三个问题:“根据圣经,罪的工价就是死,死后且有审判。耶稣就是救主,他要拯救你,赦免你的罪,救你脱离死亡,赐你永生,你愿意吗?”我说:“我愿意。”当时从理性上,我没有理由拒绝。我是个罪人,有罪就要受刑罚,就要死,有人要救我,我为什么要拒绝?除非我是傻瓜。伟弟兄说:“那我们就来做个信主的决志祷告吧。”我没有拒绝,就说:“好。”就跟着他还有小帆姊妹跪下做了决志祷告。没想到,我就这样成了一个基督徒。这是上帝白白给我的恩典,因为我并没有做什么,也不比别人好。当时家里并没有其他人,没人阻拦,我也没有跟别人商量。这实在是上帝奇妙的作为。感谢上帝!

    一个星期后,伟弟兄带我到琴姊妹家聚会,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聚会。我还不知道聚会是在干什么。当时正好是一场讲受浸真理的聚会,因为有一些人要受洗。事先并没有预定我要受洗,我只是来听听。当时洪老弟兄在讲受浸的意义,我听了有点懵懵懂懂。但当他讲到受浸就是要“埋葬旧我,变成新人,过新生活”这话时,我被深深吸引了。我对我的旧我就不满意,我不愿再过原来那样行尸走肉、悲观消极的生活,我要变成新人,过一种新生活。我又惊又喜,觉得有点风险,但要试一试。我就跟伟弟兄要求受浸。他很意外,因为当天只不过带我过来看看,并没有准备要我受浸;再说我还没怎么学习,很多道理不明白;但又不好拒绝我。他翻开圣经再跟我交通。我也没记住他讲了些什么,大概是作基督徒要遵守圣经哪些诫命。我说:“好。”可是我并没有带换穿的内衣,就跟光弟兄(琴姊妹的丈夫)借了一套内衣,在最后一个受浸了,搭上了末班车。

    当我双手扣在胸前,跪在水池里时,我已经不认识我自己了,感觉已溶化在天地之间了,只是应了声“愿意”,就被按进水里,把我这四十年来一切的一切埋葬了。从水里起来,我看到水池边站着一排弟兄姊妹在唱着诗歌,好像穿着白衣的天使,脸上都带着微笑,高兴地跟我握手,向我祝福。我当时被感动得要哭了。我想我自己结婚时都没有人祝福,为什么我信主,也没给别人什么好处,别人倒祝福我呢?是上帝爱我,把我从黑暗死亡中拯救了出来,给了我新的生命,我今天成了何等的人!能在这里作见证,能有份来事奉上帝,这都是蒙了上帝的恩典。感谢上帝!

    彼得前书2:9-10节:唯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上帝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你们从前算不得子民,现在却作了上帝的子民;从前未曾蒙怜恤,现在却蒙了怜恤。

    我信主半年后,我妻子也信主了,后来儿子也信主了,都受浸归入基督的名下。最近,我母亲决志信主了,正在学道班学习。虽然我信主九年,未能带我母亲信主,但上帝听我迫切的祷告,藉着一位老姐妹带她到教会听道就信了。上帝何等奇妙!是上帝恩待我这个家,把我们从死亡悬崖边拉回来。这九年来,是我这一生最满足、最幸福的。在主里有平安喜乐,有信,有望,有爱。主改变了我,见到我的朋友,都说我换了一个人。我心里没有愁苦,没有仇恨,只有感恩。我现在有说有笑,天天都有歌声。我们一家还经常跟教会的弟兄姊妹一起来赞美主、敬拜主,这生活真是在地如同在天。主的恩典实在是述说不完的。我如今快到“知天命”之年,不但不惑,而且已经知道上帝的旨意(天命),就是要我做一个能够荣耀上帝,有益他人的上帝儿女。感谢赞美主!荣耀归给主!愿上帝祝福我们!

 

绿洲 大学教师,2003年信主,现参与家庭教会的事奉。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