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火中抽出的一根柴
2016/10/26 13:02:12
读者:5857
■梁弟兄见证 / 黄弟兄整理

生命与信仰 总第26期 2014年6月

 

 

   我出生在河南,家里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我是最小的一个。

    从小仗着有几个哥,在家里也被惯坏了,一直没学好,成天在学校打架斗殴,屡教不改。父母的管教方式也是简单粗暴,动辄打骂,所以逆反心理也是特别强烈。

    十二岁的时候,上到小学四年级,我就辍学不上了,跟着我哥去城里做生意。那时候在城里卖汽油,但是做的都是诡诈的生意,挣的都是骗人的钱。圣经上说,诡诈的天平,为耶和华所恨恶。那就是我当时的写照。与此同时,由于我练过几年武,身体强壮,好打架,就在社会上混,结交不少道上的朋友。酗酒、抽烟、打架滋事也都是家常便饭。  

    十九岁时,我就结婚了。可是我的婚姻并不幸福,一年多以后我就离婚了,生下一个儿子归我抚养。当时我的心里充满了苦毒抱怨,老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为什么我的婚姻那么不幸,也到处寻找刺激,麻痹自己。

    离婚后,由于我在社会上有一定资本,有一群狐朋狗友撑腰作势,就开始做一些非法的生意。当时赚钱很多,可是心灵的空虚却没有办法得到满足。有钱就四处寻欢作乐,寻找各种刺激的享乐。可是越在这些事情上寻求肉体的满足,却越得不到满足,反而更加觉得空虚。最后,我在二十三岁的时候,沾染上了毒品。

    这一吸就是九年多。毒品是个无底坑,钱如黄沙一般在指缝中迅速流走,家业很快就败光了。家业没有了还可以再赚,可是吸毒带来的身体和心灵的损坏确实是无法弥补的。吸食毒品的这几年,我的身体已经完全垮掉了。再看看身边一起吸毒的朋友,一个个地离世而去。曾经有一个朋友,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除了吸毒就是讨论如何去死。后来,我真的亲眼看着他磕完药之后从楼上摔下去,脑浆迸裂。毒品毁掉了我的金钱,我的身体,也毁坏了我与家人的关系。我的父母在我吸毒的这几年被我气出病来,相继离世,我连葬礼都没有参加。几个哥哥对我不理不问,每天盼着我早点死去,他们好省心。我更加体会的是人情的冷漠。

    吸毒的最后两年,身上也没有钱了,以前在身边的哥们小弟都离我远去,生怕和我沾染一点点的关系。 为了吸毒,我到处去骗人钱财。 所以当时也没有人敢靠近我。有一次,我在大街上走,一位从前的好友在对面开车过来,看见我,马上调转车头快速开走了。

    那时,我真如行尸走肉一般。没有家,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任何的盼望,每天除了满足自己的毒瘾就是想着怎么去死。可是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的儿子。为了他我还留了一套房产,想方设法从一些朋友那里拿些东西倒卖,给他交学费。可是我要是死了他该怎么办呢?会不会长大后重蹈我的覆辙呢?如果我要死的话,也要给他找一个好的人家收养。可是看看我的周围,不是吸毒的就是黑社会,他们是信不过的。我的亲戚也都远离我,亲哥哥们也是不理不问了。我该怎么办呢?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我的姐姐。虽然众人都离弃了我,但姐姐却还一直关心我、爱我。我当时在安徽的一个城市,姐姐在老家河南。可是她每年都要有两三次到我这里看望我,而且每次都要给我传福音。她是一位敬虔的姐妹,尤其是在周济他人与祷告上大有热心。她每次来给我传福音我都是不屑地拒绝,可这一次我走投无路了。只有这位姐姐还值得我相信,把孩子托付给她吧。

    于是我去找我的姐姐。她看出我的不对劲来了。于是又一次给我传福音,虽然当时我很想抗拒,可是嘴上却说出来:信耶稣能让我戒毒吗?能让我戒掉毒我就信!姐姐说,只要你真信耶稣就能。随即她把我带到教会,请一位牧师给我分享福音。我们谈了两三个小时,我几经挣扎,但是最终还是跪下来跟着牧师做认罪悔改的祷告。当我真心祷告接受耶稣的时候,我全身的感觉就像蛇蜕皮一样,缠累全身的重担好像蛇皮一样从头到脚一点点纷纷脱落。我当时心里就说,主啊,你要真是神,真把我的毒瘾戒了,我愿意一辈子做牛做马来服事你!那时候我全身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虽然那一天信主了,可是想吸毒的心理还有,而且这种瘾就是不用毒品,也可以在其他的一些事物上表现出来。比如说烟草,比如说酒精。当时我还是耍了一个心机,我身上本来带着一支海洛因,被我藏到了一个非常严密的地方,我也清清楚楚地知道,就是那个地方。可是后来我想吸的时候再去找,怎么也找不到了,现在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只能说这是神给我拿走了。吸不到毒品还是想找一些其他的替代品。可是当我拿烟抽的时候,却发现恶心,受刺激,越抽越难受;找到酒喝酒也是这样。整个身体开始很排斥这些东西。

    就这样适应了几天,可是渐渐撑不住还是想吸毒。糟糕的情绪又开始出现在身上。我就很疑惑。就去问牧师,不是信了就好了吗?现在怎么又是这种情况。牧师就问,你祷告了吗?我说祷告了。然后问你读圣经了吗?我说没有。所以牧师说,你不是说了要做牛做马服事主吗?你不读圣经,对真理一点都不懂,怎么去传道,怎么能够服事神呢?你需要读圣经。于是我听从牧师的教训,开始读圣经。大家知道我只有小学四年级文化,而且在社会上混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翻开圣经三分之一的字都不认识。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下面就读不下去了,字根本就不认识。心中就产生了厌烦的心理,排斥读圣经。可是我一把圣经合上,毒瘾马上就犯,空虚想吸毒;把圣经打开那种感觉就会消失。没有办法,我只有买了一本新华字典,靠着神的恩典,翻着字典开始从头到尾地读圣经。直到后来一本崭新的字典被我翻烂了,圣经也被我读了好几遍。借着读经,使我的心里越来越明白真道,越来越依靠神,直到今日,圣经我已经通读有三十遍了。

    与此同时,还要感谢我的姐姐。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我住在她家,远离原来的环境和朋友,不给自己任何沾染毒品的机会。由于戒毒者身体很虚弱,每天都要吃很多顿饭补充元气,姐姐每次都是充满爱心地给我预备食物,也为我祷告,使我渐渐从毒瘾中恢复过来。

    有次当我自以为刚强了,能够克制自己了,就想着找以前的朋友去给他们传福音。后来我见到一个朋友,他正在吸毒,那个时候我就说不出给他传福音的话了。反而他只说了一句“来吸点”,我就把持不住马上加入到他的行列中。从那之后我就彻底远离那个环境了,宁可不给那个人传福音,也不要自己陷入这样的试探中。因为当时自己还软弱,给他们传福音很难,自己被拖回去,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后来教会看到我悔改的样子以及愿意服事神的心,就把我送到一个学习班里读神学,好好装备,预备将来服事神。在神学班学了两年之后,一方面看到教会里一些黑暗面,让自己厌倦了;另一方面不信的哥哥们开始劝我,既然改过了,不如做生意挣钱,再去续一房妻子过安稳日子吧。我当时的心思就开始动了,想听从哥哥们的劝告,离开服事的道路。这时候神的管教就来了。我年轻时候好斗殴,曾经有一次酗酒跑到一家人家去打架,结果被人家爷五个给摁住了,他们用一根碗口粗的棍子照我后背砸了一百多下,目的就是要打死我。可是那时候神就保守我,他们打的那么狠就是没打死我,只是给颈椎留下了后遗症。当我要离开服事的时候,颈椎的伤就开始发作了,接连好几天的时间躺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但是去看医生,他们都说没得治了,而且即使开刀动手术治疗,治愈的可能性很小,复发的可能性很大。后来我一个人勉强到了一家医院看医生,医生给出了非常消极的结论,而且说即使治疗的话也需要二十多万的手术费。

    我哪里有这么多的钱呢?我离开诊室,就开始抱怨神:为什么你救了我却还让我得这种病,为什么不医治我呢?为什么不给我预备钱呢?等等。心里充满了苦毒和怨气。可是当我走到门诊楼大厅正要出门的时候,突然意识到错误,开始悔改了:如果没有神,你的命早就没了,肉体的命也死,灵魂的命也会死,为什么不感恩神还让你活着、还把救恩赐给了你呢?于是痛哭流涕开始悔改。接下来几天也没有什么治疗,只是一个人悔改祷告。神也垂听祷告,拿去我身上的担子,使我可以慢慢地行动,最后又能自理。

    现在颈椎的问题还是压在我的身上,我却从来没有担心过,反而提醒我时时刻刻依靠神,也要服事神。从那次事件之后,我就走上了全心服事主的道路。现在在北方一座城市里,一边做教会传道的工作,另一方面也在当地做戒毒的事工,帮助和我有一样经历的人认识神,得到新生,最终荣耀我们在天上的父神!阿们!

 

(本文作者为中国大陆基督徒。)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