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黑暗中遇见大光
2016/8/9 11:37:36
读者:8371
■余丽香

生命与信仰 总第25期  2013年9月

 

 

1982年我出生于福建一个客家小山村。

 

村中自古以来信奉民间宗教,乡亲们大都信鬼神,拜偶像、祭祖宗。而我本人对于灵异神秘的东西也很感兴趣。但是,烧香拜佛算命打卦并没有给我带来内心的平安,后来才知道这些恰恰给我带来咒诅。

 

从小学三年级懂事后开始,我学习很认真,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父母家人老师都以我为荣。那时我的梦想是读许多的书,考博士,做好官。

 

父亲聪明能干也很疼爱孩子,一直是我心中的偶像。初三那年父母闹离婚,母亲外出打工。中考前夕,我回家找父亲商量填报志愿事宜,正好撞见他和情人在一起,那一刻他在我心中的美好形象破碎了。当父亲说要和母亲离婚,为了一个名声不好的女人放弃我的抚养权,我心中有种被人遗弃的感觉。

 

于是,我赌气按父亲的意思报读师范(中专)。后来中考失利,考了有始以来最差的成绩,以几分之差无缘梦想的一中。拿到师范录取通知书那天,我独自坐在家中的楼梯上大哭了一场。

 

1998年上师范以后,我的成绩依然很好。但做小学老师根本就不是我的梦想。梦想破灭了,我变得郁郁寡欢,越来越孤僻,脾气很暴躁,身边的同学都害怕不小心踩到我这个地雷,渐渐地对我敬而远之。除了上课之外,我大部分时间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一个人与书为伴。也许是基于害怕对方有一天会背叛或伤害自己的心理,对人变得不再信任,也不愿和别人有深入的交往,所以师范四年除了一两个同学外,没有几个人可以真正走进我的世界。

 

2002年毕业后,我不愿回老家教书,先到厦门工作了半年,后来到了东莞教了半年书。2003年7月开始到广州,几年间换了不少的工作,都没有什么好的成绩。工作的不顺让我觉得自己很失败,特别害怕和以前的老师同学在一起。过年回家的时候也常常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不敢出来见人。

 

2006年6月,一个认识三年的网友突然在我生活中消失了。虽然我们平时只是借助电话和网络交流,没有在现实中有过真实的接触,但彼此交流很多内心的思想和生活的细节。在我心中对方就像是一个很亲密的朋友,甚至像精神支柱,和对方聊天交流渐渐成为我每天生活的一部分。就在我准备打开心门接受他作男朋友时,对方却不说一声消失了。2007年2月份,我间接了解到他已经在我们失去联系的那段时间闪婚。我无法接受他在没有任何说明的情况下就闪婚的事实。为什么一个人说喜欢你,想和你有所发展,转眼就可以跟别人结婚?这个事件就像个导火索,使我彻底崩溃了,不能吃不能睡,一天到晚就想哭,一个月瘦了二十多斤。非常地自责,认为是自己恐婚,迟迟不愿确定关系,对方才另找他人,是我搞砸了自己的生活。觉得自己非常非常地失败,人生没有一件事是成功的,在学校让老师失望,在家里让家人失望,在公司让主管失望,也让自己失望。一边自责,一边幻想奇迹发生对方重新回到自己身边,后来这种幻想破灭了,慢慢转变成对对方的恨。最可怕的是,我还尝试在网上联络到自称杀手的人,想要把那人和他妻子杀了。我想,要不是当时我没有杀手说的那么多钱,可能真的会雇凶杀人。

 

那是一段无比黑暗痛苦的日子,人生毫无意义和盼望,失去了所有的乐趣,心怀苦毒和怨恨,终日活在血腥暴力的黑暗思想中,却无力挣脱。巨大痛苦之下残存的良心意识到自己的心理变得如此扭曲,那个曾经在他人和自己眼中还算品学兼优的我,怎么会变成这样一个成天幻想仇杀报复的人?住在我心里那个罪恶陌生的人真的是我吗?我真的爱那个人吗?如果我真的爱他,为何当初他提出跟我在一起时我会犹豫?还是我无法接受被人离弃,不能接受自己的失败?还是害怕独自面对未知的未来?我不想变成这样,却像被一股更大的力量困住了,脑子里满是血腥报复的恶念,睁眼是,闭眼是,黑暗的思想奔腾到几乎失去控制,随时都可能崩溃疯狂,每一天都像光着脚在尖刀上跳舞。我不想变成疯子,不愿被人耻笑,也无法继续承受内心的痛苦,开始成天思想着如何离开这个世界。

 

网上有一些心理群,里面都是一些自认为或被认为心理有问题的人。大家都有一些很负面的思想,我们时常讨论以哪种方式离开这个世界会好一些。我唯一放心不下的是我的爷爷奶奶,想到他们无法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如果我真的自杀了,他们会受不了打击。感谢主,也许就是因为对这个世界还存着这样一丝的牵挂,那段日子虽然自杀的念头每时每刻诱惑着我,最终我没有从家中的阳台上跳下去。虽然中间有过几次割脉的经历,不过,那更像是一种想借助肉体的疼痛来自我惩罚。最终我还活着,如行尸走肉一般。

 

当时我一个人在广州生活,家人不在身边。对于他们,我从来是只报喜不报忧,所以他们不知道我抑郁严重,更不知道我企图自杀的事。大约2007年5月初,我在朋友陪同下去看了心理医生,她诊断我得了极重度抑郁症,给我开了抗抑郁焦虑和帮助睡眠的药。从此,开始了每周一次的心理咨询历程。后来,我知道她是天主教徒。

 

早在中学的时候,我开始思索人生的意义,抑郁的日子里对于生死的思考也没有停止。人从哪里来?将来要去哪里?今生要怎么过才有意义?可无论是哲学,民间宗教和心理学都无法给出真正彻底的答案。

 

吃了几周的药之后,我的情绪起伏没那么大了,虽然还有许多负面黑暗的思想,但不会像之前那样万马奔腾。只是感觉人木木的,反应有些迟钝,慢慢地虽然悲伤情绪没那么严重,但也无法经验到快乐,就好像情绪被控制在一个水平面上,不会哭,也不会笑。时常还要经验到一阵一阵的恐慌,心如蜡消化,感觉无法站立在人前。

 

 2007年5月18晚,一位基督徒网友托她在广州的师妹桔子向我传福音。当晚桔子和她的朋友一直跟我说她所信的神是又真又活,独一的真神,是创造天地的主,也是造人的神。他是爱,爱每一个他所造的人。又跟我说罪使人与神隔绝,耶稣用自己的身体替人赎罪,第三天从死里复活,使所有相信他的人有永生。当时我并没有接受,一方面是觉得自己很难放下家族的传统,转信一个洋教;另一方面是想到今生已是这么痛苦,还要什么永生(其实我那时并不真正明白永生的意思)。她们为我祷告之后,大家就分开了。

 

在回家的途中也不知为什么,觉得好像有一股温柔的力量环绕着我,内心那种空洞无助的感觉似乎少了一些,只是觉得很累。在过去3个多月里,要么失眠,要么靠着安定睡三四个小时,整个人非常疲备,但神经却是紧绷的。不过,那晚在车上的那种累更像是放松后的累,如同一根紧绷了很久的皮筋,突然就放松了。回到家,我才发现安定没有了(那时的我晚上若不吃2粒安定,根本无法入睡,就算服了药,也常会在凌晨3、4点就醒来。早醒很痛苦,也相当危险,之前几次割脉便是在那些时候。)奇妙的是,那晚虽然没有服药,却觉得很累很累,都没来得及洗澡,一倒头竟睡到了早上7点多,那是几个月以来我唯一一次睡到7点以后。睁开眼看着窗户透进来的阳光,我脑子里唯一想到的是桔子前一晚所说的那句话,“我所信的神是又真又活的神。”那位我还不认识的,也不相信的神,真的是一位又真又活的神吗?于是,我主动提出要去教会看看。 

 

接下来,那两位姊妹带我去了一间教堂,并给我讲了许多有关圣经的事。只是我还不愿相信,无法明白如果真如桔子所说,神很爱我,甚至为我而死,那为什么他还要让我经历这样的痛苦?过往经历的那些破碎的人际关系,让我难以相信这世间真的有永恒不变的爱。很多时候,我只是一个人目无表情地坐在教堂的后排,冷眼旁观,看着那些会众们礼拜,唱诗,读经,祷告……听他们为着生活中的大事小事感谢神。我不明白这一群人怎么什么都感谢神,好事感谢神,不好的事也感谢神,动不动就可以开怀大笑。那段日子虽然不信,但不知为何每周日还是会如期去到教堂,也许是被那里的人与外面世界的人不同的喜乐吸引吧。

 

我开始看许多关于基督教的资料及林献羔长老编著的福音小册子。同时,坚持接受每周一次的心理治疗,服抗抑郁焦虑的药和安定,但是情绪还是起起伏伏,很容易受外在环境的影响。

 

2007年6月10日下午,一对从福建来的基督徒夫妻来教会分享神在他们身上的奇妙作为。起初,那位丈夫不信主,常因信仰的缘故逼迫他的妻子。后来,他经历车祸,大脑受到重创,医生认为已是回天乏力,建议家属准备后事。但他的妻子坚信神有能力救她的先生脱离死亡,恳求医生施行手术,并请了许多弟兄姊妹为其代祷。手术后,她的先生变成了植物人。因无法承担高昂的护理费用,那位姊妹将其搬回家中,自行护理,每日在床前为其祷告。一段时间之后,她先生的手指竟然动了,慢慢地开始有知觉,后来可以下床站立,这在当地引起轰动。当天,我亲眼看见他一瘸一拐地上台,用不太利索流畅的言语见证神的作为。他们在台上的那种喜乐和感恩深深触动了我,我很难想象在遭此巨大劫难之后还能如此,虽然还活着,但毕竟落下了可能一辈子无法康复的残疾。我想如果换作是我,大概会坐在那里怨天尤人,甚至咒诅自己出生的日子。那天礼拜结束之后,我在心里默默对神说,“神呀,虽然我还不是很认识你,但我亲眼看见了你的作为。既然你有能力使人从死里复活,那你一定有能力医治我的抑郁症。我决定把自己交给你,你带领我吧,是死是活全在乎你。如果不行,我再死也不迟。”感谢主,人的尽头是神的起头。我想,过往的我实在是太骄傲了,要不是这样的经历不会低下自己的头。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一种低头,神开始在我的生命中动工。

 

没过多久老家重建房屋,爷爷搬木板的时候从两米多高的台阶上摔落下来,摔断右侧股骨。听到消息,我心里一阵扎心的痛,爷爷已近80岁高龄怎能承受如此巨痛?就在我手足无措,四处请弟兄姊妹为他祷告时,神使我意识到:爷爷受伤我的心尚且如此痛,若是我真的自杀身亡了,爷爷奶奶情何以堪?那很可能会要了他们的命。所以,当时除了一直为爷爷祷告,求神保佑他的手术可以顺利,也求主帮助我活下去,不管怎么样,绝对不能自杀。 

 

随着对主和他的爱的认识加深,在教会弟兄姊妹的关怀和鼓励下,我的情况迅速好转。到了2007年7月,医生诊断是重度抑郁。8月份是中度,10月已是轻度了。到了2007年11月,我凭着信心不再做心理治疗及停止服用任何药物。在此其间,我自行将家中所有偶像、符咒及所有关于算命风水等异教书籍都奉主耶稣的圣名销毁了。

 

虽然躯体的不适在半年里基本消除,但内在生命的重建却经过了好几年的时间。信主之初,我常常读经,祷告,聚会,看了许多的属灵书籍,听了不少知名牧师讲员的讲道,也很热心传福音,但情绪化依然严重。记得那时候脾气很坏,动不动就要发火或摆脸色给别人看,说话口气很冲,和家人朋友及弟兄姊妹的关系常有冲突。我知道自己不应该那样,因为圣经说“不轻易发怒的,大有聪明。性情暴躁的,大显愚妄。”可一到具体的处境却总胜不过,因此心里特别自责,觉得自己在人前没有好的见证。每次发完脾气后只得忧忧愁愁地向主认罪,说自己没有温柔的言语,不该发脾气伤害别人,没有好的见证,不是一个好的基督徒等等。又觉得自己的爱很少,很难做到尽心尽力尽性爱主和爱人如己。信主前,我一贯都是随从自己的喜好行事,喜欢谁就对谁好,看不上眼的就不理人家,生活其它方面也都是自己作主惯了。一段时间后,开始觉得信主好辛苦,有那么多的规条要守又总守不住。好几次在家灵修时欢喜快乐,甚至声称愿为主摆上一切,一出门却和别人吵架。心中还有许多诸如苦毒,贪心,嫉妒,论断,仇恨,淫乱等恶念,仿佛是春风吹又生的野草,怎么也除不尽。常常认罪又常常再犯,心里很是痛苦。正如罗马书7章所说的:“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

 

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

 

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

 

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

 

到了一个地步,甚至跟主说,我不要再信他了。一个月不读经不祷告不聚会也不见任何弟兄姊妹,整个生命光景直线往下坠,几乎又重新经历从前抑郁时的黑暗时光。虽然认罪悔改之后重见光明,可是隔一段时间,又会出现诸如此类的情况。之后,也接受过灵恩派的内在医治,方言赶鬼,基督徒催眠,代祖宗认罪,奉主名宣告得胜负面情绪,想象着耶稣在心灵受伤的时间点与我同在等等,但生命光景并没有多大的好转。

 

大约是2008年第一次在网上了解到“圣经辅导”这个词,很想多些了解。2009年底在主的带领下,我参加了美国一个福音机构在厦门开办的圣经辅导班,从第二门开始一直到如今已修完全部的必修课程。

 

透过三年多的学习,神借此课程帮我打下了相对扎实的信仰根基。我开始学习用全新的合乎圣经的眼光来看人类社会、自己和他人的问题,不再流于表面,乃是会努力思想最根本的问题及问题背后的根源,而这往往与人内心的罪有关,出路只有主耶稣十字架的救赎。

 

我努力尝试将所学的用在日常生活真实处境当中,学习用圣经眼光来分析自己在具体处境中反应背后的动机。如路加福音6:45说:

善人从他心里所存的善,就发出善来。恶人从他心里所存的恶,就发出恶来。因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

 

人们的思想言语行为反应往往受其内在动机欲望驱动。我才知道自己虽然头脑知道因信称义,却还活在律法之下,一直试图靠行为称义。每次失败之后,更多的是为自己的行为向主认罪,比如求主帮助让我不再发脾气、有温柔的言语,让我对别人有耐心、有爱心等等,却很少想到根源在于自己内心的自以为义,扮演了立法者、审判官、执法者这些原本属于上帝的角色。我在用自己的标准来判断所遇见的人事物,不合我意的就用怒火或冷漠惩罚他们,是我先得罪了神,然后这罪的后果落在人的身上。我的问题不光是在外面的行为上发脾气,更严重的是我内在的骄傲和自以为义,扮演了上帝的角色。因此我不光要为自己发脾气得罪人,引发人际关系破裂,没有基督徒的好见证绊倒人难过,更要为自己得罪神痛悔。雅各书 4:12说:设立律法和判断人的,只有一位,就是那能救人也能灭人的。你是谁,竟敢论断别人呢?这段经文成了医治我的处方。很感恩,当按着课程所教导的八大问题来在每个具体的处境中操练之后,脾气明显好过从前,一些破裂的人际关系也渐渐得到了修复。

 

箴言 4:23 节:你要保守你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我逐渐认识到自己抑郁最根本的原因不是我的原生家庭,梦想破灭,工作和情感上的挫折,更不是邪灵附体……不是因为一切环境外因,乃是因为我内心的罪。我不认识真神,不光去拜那些人手所造的假神,更在心中为自己建造了一个个庞大的偶像群:骄傲,自以为义;掌控,自我专注,以自我为中心;爱面子、靠行为称义,学历、知识、能力及金钱崇拜,并在其中寻求自我实现的价值;亲密关系瘾,以人为偶像,惧怕人,渴望得到人的认同和接纳;不信,小信,自怜,受害人心态,苦毒不饶恕,没有爱,贪爱舒适……我一直都在服事这些偶像却不自知,被这世界的谎言和弯曲的价值观欺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做迷你王,又将许多的假王邀请进来满足自己的情欲,反被它们辖制,渐渐成为这些偶像的奴隶,不得自由。其实,别人的罪、环境的不顺、撒但的攻击等外在因素充其量只是影响,却不必然导致我会有那样极端的反应。每一次罪恶式的反应都受到我自己罪恶的心和欲望的驱动,我必须为自己在每个处境中罪恶式的反应向神负悔改的责任。

 

当我对自己的罪有更深的认识的时候,我就更明白无法靠自己的聪明和才能拯救自己,就更加体会到主的救赎恩典有多大。我的老师说:“我们相同的地方多过不同的地方,每个人都是罪人,都需要主的赦罪之恩。”当我真正明白什么叫赦罪之恩,我才能饶恕那些曾经给我带来伤害的人,正因为如此我才可以放下对父亲的怨恨,对网友的仇恨和对自己的痛恨。当我真正相信凡我所认的罪,主都必赦免,并且是即时有效的;我得救完全靠着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救赎大工,不是出于自己的行为,没有任何的好行为可以赚取神所赐的永生,便开始不再活在自我定罪和靠行为称义的捆绑里。当我真正明白自己在主耶稣里所得神儿子的名份的宝贵和荣美,便不再像从前那样渴望借着事业、成就、能力、学识、金钱等外在事物实现自我的价值,可以坦然接受自己的失败,在别人指出我的错误时亦不再像从前那样第一反应就是自我防卫。亦不再如之前那样活在人的眼光之下,期望借着寻求别人的认同和接纳来证明自己是可爱的,亲密关系瘾开始被主破除。我开始不再像那撒玛利亚井旁的妇人那样,从一个偶像到另一个偶像,从受造物那里苦苦寻求内心的满足,结果却是不断地经历偶像破碎的失望和痛苦。当我更多思想神掌管万有,他全能、全知和全在,没有他的允许,我一根头发都不会掉,我便开始不再像从前那样对人心怀戒备,可以敞开心扉与人交往。当我更加信靠神的恩慈和良善,圣洁和公义,思想他是平静风浪的主,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主,无论何时遇见何事神都与我同在,便可以放下心中许多的焦虑和恐慌,痛苦和忧伤。当我靠主的恩典,愿意学习放下自己一直想要抓住的偶像,顺服主的带领,我便开始更多地经历在主里的平安和自由。

 

约伯记1:21节: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是的,正如我的老师所说,“当神收走我们心中所爱的,拆除我们的偶像时,若我们愿意顺服,神必用他自己来替代。”是的,日光之下所有的事都和日光之上的神有关,每件事都不是偶然。对于神的儿女,生命当中所经历的每个处境都是父神精心量身定作的,为要雕琢我们更像他的儿子耶稣基督。正如罗马书8章所说,我们的神是叫万事都互相效力的神。信主前我经历了许多失败和痛苦,信主后也依然要面对各种艰难的处境,在这些处境中,我同样要面临各种负面情绪的试探,需要接受信心的试验,亦经历过因怀疑小信离弃神,然后在痛苦黑暗中慢慢学习靠主重新站立。值得感恩的是,很多时候虽然因着自己的罪、别人的罪、撒但的攻击和神的试验掉到属灵的低谷,经历一段黑暗的时光,神却从未离弃我,每一次都帮助我学习靠他得胜。每一次得胜,我对主的认识就加深一些,生命也跟着成长一点儿。如今,信主已经六年多了,数算过去的日子,心中充满感恩,神实在是借那些艰难的环境教导我更多地单单倚靠他。

 

今天,我的生命远非完全,依然常常犯罪跌倒得罪神。每当我回到罪中,不顺从圣灵,转而寻求自己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和今生的骄傲时,就会渐渐失去喜乐,甚至重新经历黑暗。每一次,都是神自己用他的慈绳爱索来牵引我,用他的大能大力扶持我,带领我重新回到他的面前,洗净我并赐我前行的力量。很感恩,透过圣经辅导课程的学习和在日常生活中的操练,我对自己在每个处境中外在反应和内在动机的运作日益敏感,从而在罪中可以更快地回转归向主,从前不断循环的黑暗的时光渐渐也少了。

 

 约翰福音8:32节: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唯有真正认识神和他的话,才能经历他在主耶稣基督里所赐下丰盛自由的生命。哥林多后书1:4节:我们在一切患难中,他就安慰我们,叫我们能用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感谢主,神先用他的真理使我得了医治和安慰,赐我在主耶稣基督里的真自由和真喜乐。今日,神也给我恩典,借着我的经历和所受的圣经辅导装备去服事那些同样在黑暗中挣扎的灵魂,帮助他们得见从永生上帝而来的大光。

 

余丽香  中国大陆基督徒。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