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哦,原来我是公主!
2016/12/8 16:29:47
读者:850
■晏丽珍

生命与信仰  第31期 2016年11月

 

 

我出生时平平,远远与“公主”不沾边。


我出生于风景秀丽的福建省武夷山,排行老二,上有一个哥哥,下有一个妹妹,长相也一般。据说中间的孩子是被遗忘的角落,一般无人特别地爱。我的家庭成分是普通干部,可追寻的家谱与猿猴有关。据说几千年前有个叫晏子的宰相与我们家族可能有关,可这些条件远够不上称自己为“公主”。


因出生平凡,于是生就一个好强的性格,以“自强,自息,自尊,自爱”为座右铭,唱着国际歌长大,坚信歌中所唱的“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小时候,看着祖母烧香拜佛时就想,我长大了要读书,有知识,就不会像祖母这样没文化的家庭妇女靠封建迷信来保守自己的命运。


于是靠自己一份勤奋读书的态度,我像一只金凤凰飞出了武夷山城,进了城市上大学,后来又读了研究生,是院长大人的女弟子,但还不是公主,毕业后进省城福州,在大学里做教师。后来又经几番折腾到美国读硕士及博士学位。毕业后经一番苦拼寻得一份美国大药厂的工作。那是一份相当让自己自豪和让他人羡慕的工作。


回顾那些年的奋斗,看似我取得了可观的成绩,从考上大学的佼佼者,到让人羡慕的留美学生,再到让人敬佩的大药厂的职员,但我的心里却没有那种步步高升,喜庆洋洋的心情,而有的常是挫折感,失落感以及最后的渺茫感。因为搞科研工作,是一份需要不断进取,而实际却不能很随心所欲的工作。找药的行当更像是淘金,你不停地淘,却可能一辈子淘不到金子。


那时,我学位都拿到了,却没有革命已成功之感,因为之后,还要做博士后。做博士后期间,每天在实验室里工作不顺,回到家里心里还想着究竟问题何在。生活单调地往返于家与实验室之间。时常心里觉得像生活在荒岛。


在公司工作时,每年有年终工作评比。有人好,就得有人垫底。有一年我就拿到了差的评比。我拿到后,难过地跑到在同一个公司工作的先生办公室里哭述说,我一直都是优等生,今天怎么就被人看成了劣等生。心里觉得自己很没面子。所以表面看似有好的工作,但心里却没有贵族之感。


我从小学起,想的就是怎样长大后成名成家。从没人告诉我人生的意义在于生命,而不是只为活着,只为生活更好。靠着那样的人生观,我走过了童年,少年,青年和中年。我也不知道怎样去培养夫妻感情,怎样去珍惜全家在一起的时间,一切的一切都围绕着学业和工作。婚姻终于亮起了红灯,虽然我很想找出个办法,学习如何交流的技巧,如何每天用正面的方式去生活,可是人生就是看不见有盼头。


有一天跟一位好友在电话上谈到婚姻中的一些状况。结果,好友很直接地告诉我:“现在只有神可以救你,你要不要接受耶稣做你的救主?”我不知怎的(现在知道叫圣灵感动),就说好。她带我的决志祷告让我哭了两个小时。


但事后想自己怎么会这么快就上当了呢?其实,我的信主过程是漫长的。从第一次在1987年有人向我传道讲亚当夏娃的故事,到2007年7月上面提到的做决志祷告,那是整整的20年。


在那二十年期间,我对基督教的态度基本上是讥笑,嘲笑,讽刺,抗拒和逃避。然而心里却很想有个信仰,羡慕那些跨越信心之坎的人。但因自己从小受的无神论、唯物主义的教育,加上自以为只要吃苦,努力,就可以实现任何目标,就可以做生命的主人的骄傲心态,虽屡屡想试着信,可就是无法从理性上跨越。


早在九十年代初,来美国不久,因碍于面子,在一个邻居同学多次邀请下,我去参加了一次在一位教授家举行的查经聚会。当听到他们为桌上的饮食做谢饭祷告时,我心里暗笑,并说我们若不劳动,哪来的饭食,何且今天桌上还有我带的一份菜呢!另他们分享中动不动就来一个感谢主,也让我不能接受,心里又笑话他们说:我没有主,不是也有个不错的专业,凡事不也都安我既定的时间表进行吗?


若有人来家里传福音,我就躲在窗户下,不去开门。若让人进家里来,又以极坏的态度去回答人家的问题。


直到2007年4月我听了两堂福音信息,其中一个传道人说:“信不是靠理解,乃是靠信心”;另一位传道人在分享时说:“这么好的东西,不要再等啦,信了决不会后悔。”我听后当时马上对我先生说:“我们若再不信,就是傻瓜。”


所以,当我那位好友问我要不要决志,我就那么轻爽地答应说好。


但我自己怎么也想不到,那样的一个要信神、让神来掌握我的生命的决定,从那时起,开始彻底地改变了我的生命。从此,一个新的生命就渐渐地在我身上发扬壮大。因为我的人生观,幸福观,价值观,世界观,都开始改变了。


在认识主耶稣前,我是一个特别自以为义的人。大学毕业时,有位同学曾给我留言说:“你不欺负任何人,任何人也欺负不了你。”它就像毛泽东的语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有次我甚至对向我传福音的人夸口说:我比基督徒还基督徒呢!


然而,信主后,在圣灵的光照下,才醒悟到事实并非如我所夸的那样!我虽不表现出欺负人的行为,但心底里和行为上也没有真实的爱人的心。甚至对自己的父母亲也是有孝心而无爱心。为他们做很多在外人看来是好女儿的表现。在信主后不久,我受神的话语和圣灵的责备:我们可以做万事,若是没有爱,什么也没有用!于是我为自己对父母亲的不敬重,不怜悯的行为感到羞愧!也真正开始意识到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义人,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罪人!为此,我在2008年母亲节之际给我母亲写了一封信,并当家人面念给父母亲听,向他们认错道歉,求神赦免我的过犯!


然而,神恩待我这样的罪人,让我在2008年二月受洗归入他的名下,成为他的儿女。有一天在上班期间,我突然意识到创造宇宙万物的神就是我的阿爸父,而他又是万国之王。于是我转而一想,那不就是说:我是公主啦。既然是公主,那我就得行出、做出、活出一个大国公主的身份来。


这个“噢,原来我是公主!”的概念,从此在我每天的生活中影响着我,在我心里把那原想在工作上有突破得提拔、年终评比得个好分数的心志完全从心中挪去,因世上再没有比做万国之王得公主身份更高贵的名分了。若世人给我什么行头,我还觉得有损我的身份。


我更是以一个公主的身份积极参与神国的大事。凡见人就想办法与人分享神的救恩,领人认识神,把人带到我父的面前,把我自己在公司里的那份工作看作是神给我传福音的场地,我在公司里与其他的兄弟姐妹办起一个中午福音班,时时不忘父神交给我的大使者的任命。


我常常买各种影碟书籍,杂志和圣经来传福音,不计个人得失,以显出我一个大国公主的富有和大家闺秀的品德。


我在工作上也不再怕被人欺负。因我阿爸父不仅是万国之王,他更是一位万能的无所不在的神!记得有一次,一个高一级的同事冲到我办公桌前说:“本该你填写的工作不做,那不是等于我帮你工作啦!”我感到莫明其妙地被她指控,因为确实不知道该填并填什么。接下来的两天,奇怪的是,试验员寄来的表格直接送给她,而她却没有再送回来给我,而是她自己填写完,就直接送回试验点。连着有两三天,事情都是那样发生并完成。本应送给我的,怎么会跑到她那,而且她就乖乖地做了(她完全可以送回来给我,因这应该是我的工作)。突然间,我好像听见神在说:“看谁敢欺负我的女儿!”


知道自己有万国之王大公主的身份真好!世上受的不公平我不再抱怨,因知道我父亲会跟他们去摆平。世上的名与利也不在乎了,因自己的尊贵身份,还在乎什么美国小姐的头衔和富姐之称呢?神的国的富有,岂是世上的荣华富贵可比?


我出生之前就继承了贵族身份,但因自己不知,却跑到世上去寻找许多没有永生价值的东西。现在好了,认了自己的亲爸爸,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一切事情的真面目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从此,我不再愿意浪费宝贵的人生,却愿用在地上的有生之年帮助更多的人找到自己的真实身份,也做神的儿女,成为尊贵的王子和公主。


这种公主的使命感让我的生命充满了喜乐和充实!

 

 

晏丽珍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

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