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见证:在那个圣诞夜……
2016/4/1 10:31:26
读者:881
■张旭

见证:在那个圣诞夜……

 

/张旭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2015 年12月25日,在我的记忆中是个喜乐的日子。那时我正住在医大肾内科,已经三周多了,因为一直持续39度的高烧,我不得不住院,前几周很痛苦,因为找不 到炎症在哪里,换了三次消炎药越治越糟糕,炎症指标不仅没降反而成几何倍升高。最后不得不又使用了特别高级别的消炎药,炎症总算控制住,快一周没有发烧 了,特别是透析中没有发烧,这是好现象。因此,圣诞节的早上大夫说我快出院了时,我是幸福加快乐的。

 

后来,小组的姐妹们打电话来要到医院来探望我,我更是心中欢喜,但因为那时流感很重,加上我马上要出院了,我希望他们在我出院后到我家来聚一聚。下午正常地,我爸陪我到透析室透析,虽然这次住院因炎症导致贫血特别严重,当时就6g血,但已经输了200CC的血液,正常透析是没有问题。

 

一切都很好,下午三点半,小组的一个姐妹没有打电话就直接找到透析室来探望我,这让我喜出望外,我坐起来,在床上跟她说话,应当很兴奋的样子。仅仅跟她说了十多分钟,本来坐在床上吃着面包,兴奋说话的我,突然一头倒下,人事不省,心跳骤停。

 

从这开始,我的记忆就是一片空白,后续的事件都是我清醒后采访许多当事人拼凑出来的,希望能还原当时的情景。

 

在透析中出现病人心脏骤停是一件特别危险的事,还好这里的医护人员经验都特别丰富,他们第一时间拔掉了我身上的管路,开始为我做心肺复苏,并迅速把我从三楼血透室移到一楼ICU病房进行抢救,这个过程大概用了十几分钟。

 

进到ICU后,医生们用剪刀直接把我的衣服剪开,电击三次,下了胃管,开通了动、静脉注射的两个通路,抢救了46个小时。

 

面对突如其来的猝死,家人们,教会的弟兄姐妹们都毫无准备,但事情来了,许多事情都开始准备起来。张哥帮着买来了回天家时穿的圣服,许多弟兄姐妹都赶到医院的ICU室门口,还有人找到我网上认识的主内弟兄姐妹一起为我祷告,最关键的时刻就是25日下午三、四点被送进ICU到那天晚上十二点多,这么长时间,认识我的,知道我出事的弟兄姐妹们,不论身在何处都在不停地为我祷告,希望神留住我,医治我,让我经历生命的奇迹!

 

其间,ICU的大夫曾经出来告诉家人,我特别危险,随时有可能走,让大家都有心理准备,如果能救回来,因为送来时有点晚,植物人的可能性比较大!

 

2015年12月25日的晚上,所有经历了抢救我的弟兄姐妹们应当都是难忘的。当所有人都在庆祝主降生时,他们都在为我的生死而苦苦祷告,但我听说那天晚上十点多时,许多弟兄姐妹们都感受到了极大的平安,感觉我会没事,离开医院时都是信心满满的,等待着我醒过来的好消息。

 

我应当是26 日早上或更早的时候就睁眼了,消息是打扫卫生的阿姨带出来的。听那阿姨跟我妈说,没事了,你家姑娘手、脚都能动了,眼睛也睁开了。感谢神,现在说这些,我 也是一点印象没有!到了26号下午三点多可以进人去探望,小姨和我爸进去了,我爸叫我的名字,我会眨眼睛,让我动手我会动,我爸出来第一时间告诉我妈,没 事了,不是植物人!

 

我是2016年1月2日,星期二出院的,出院前一天发生的事还是没有记忆。所以,我一直打听,这几天我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出什么事了,因为病友,医护人员看着我的眼神都与以前不同,我想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病友说,那天你可吓死我们了,还好,护士大飞他们一直给你按压心脏,累得呀,你可要好好感谢人家,这些人给你推床,还有人去按电梯,差一秒钟电梯就上去了,这些护士一下子就用床把电梯拦住,一点都没耽误你抢救时间。

 

我妈说,25号的晚上,她躺在床上久久没法闭眼,因为一闭眼就好像看到我在她头顶上方的墙上飞,又在想如果我抢救过来,是个植物人,那以后如何透析,如何生活呀!

 

我爸在25号那一夜和我大舅守在ICU的门口,那里一楼,特别冷,那一宿他直接瘦了五斤。

 

寥哥回忆说,他已经开始有心理准备在27号教会圣诞节的早上,为我进行追思礼拜了。

 

后来我发现,随着我一再地追问,好像给我身边的亲人们带来了许多痛苦的伤害,他们不愿意面对那样的场景再现,不愿意让我知道更多,还有许多他们内心里接受或不接受我会离去时的心理状态。所以,我停止了追问。    

 

回家静养一直到如今,我始终是沉默的,由刚开始的到处打听,我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到安静下来,思考原来如此呀!这段时间的思考带领我进入到神的安息之中,我渐渐体会着拉撒路的心,也更多地在灵里追问神。

 

在 拉撒路死里复活的过程中,他没有说一句话,包括他复活后也一样,圣经没有记载他说的任何一句话,只是说“有人在那里(伯大尼)给耶稣预备筵席,马大伺候, 拉撒路也在那里同耶稣坐席的人中。”他也是沉默着,看着身边搭救自己出死亡的主耶稣,用无言的顺服来跟随主表明自己的感恩。想想拉撒路,再想想我,就感觉 我们确实很像,自己亲身经历了死,但又活了过来,可是自己也说不清是怎么样从死里复活的,为什么会进入死,又如何活出来,自己只是经历者,却不明白。

 

我 们都像是在风暴的中心,但风暴的中心是那么地安静,对我来说,就仿佛是别人,不是我在经历风暴,只不过我成了风暴的中心。出院后有人打电话问我,被抢救的 那个时候,你有没有魂游到天堂,看到主耶稣,有没有谁跟你说点什么,然后你就回来了?我说:没有。还有关心我的人问我,是不是很疼,我说,不疼。是不是很 痛苦,我说,不痛苦。整个过程,就是一片空白,睡了一觉,没有做梦,事情过去了,我醒了。没有任何超自然的灵异事件出现在我的记忆中,但我还活着,我不是 植物人!这就是我在神面前的见证。

 

之 前我是喜欢说话的,喜欢分享的,喜欢热闹的,喜欢在人群中找到自己位置的,但现在我是沉默的,不多说话的,因为心脏功能一直很弱,常常无力到不能说话,不 能多走动,只能安静地一个人躺在床上静静地思考,这让我有更多与主独处的机会。我不得不停止开口祷告,转向内心的默祷,不能唱诗,就听赞美诗。因为我爸是 看着我说话时出事的,所以,他特别禁止我多说话,不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只要我开口,他总是用眼神或手势让我少说,不说。

 

在 安静的日子里,圣灵带领我进入不住地认罪祷告中,看看我自己过往的生活是否圣洁,我一个个地回忆,一个个地认罪,我就像那个行淫被捉的妇人一样,许多罪就 明晃晃地直接摆在眼前,许多心思上,意念上的罪通通暴露出来。有多少时候,我任意枉为,按照自己的心思,自己的主张,凭着自己的喜好去计划事情,去安排时 间,结果是不顾自己的身体情况,把自己累到什么事都做不成。自己以为自己这样做还不错,至少我在做呀,我没有浪费时间,但从本质上,我还是随从肉体,随从 老我,不是按着主的心意而行,没有在主的里面,所以要强也好,任性也好,一切我自己定下的任务,自己犯下的罪都要自己承担,以至于把自己本已经虚弱到不行 的身体搞得如此糟糕!主啊,求你赦免我,我不珍惜自己的身体,是自己把自己的身体搞到现在这个程度,曾经你所赐给我的身体是好的,是我自己不爱自己把自己 搞成这个样子!求主现在仍住在我这破败的圣殿里吧,求主恢复我的身体,重建你的圣殿,我相信你的医治必临到我!

 

最近有个弟兄推荐我听“竭诚为主”灵修版的讲道录音,感谢主,我明白了许多自己生命中的问题,通过这次拉撒路一样的经历,我看清了自己,也更多认识了神。

 

原来,神的救恩是白白地给我们的,不是因为我们为主做了多少而给我们的等价交换,当我病了,当我无力拿起圣经读经,当我没法开口祷告,当我不能大声唱诗赞美主时,主仍爱我,主没有要求我做这些,祂只愿意我用心灵和诚实来敬拜祂!

 

当我没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庭,没有孩子,没有婚姻,没有自己的事业,没有健康,生活的全部都是围绕透析时,主仍爱我,主帮我找到生存的意义与我存在的价值,那就是进入到祂的国度中,与祂建立亲密无比的关系,做主想让我做的,好好活着!

 

我 愿意在主面前完全降服下来,接受现在的生活,不再以打着信主的名义来实现自己所谓的人生价值,来实现自我,我愿意承认自己的有限,无知,不配,更明白主所 赐与我现在的生活就是最适合我的,我愿意完全接纳,并求主带领我,在现在的生活中,实现祂的旨意。因为我想,拉撒路复活后的生命将不再属于他了,他看着身 边的耶稣,会暗暗下定决心:我以后的生命愿意都交给你,为你而活!因主是我们生命真正的主人!

 

张旭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加拿大。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共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

cclife2013gmail

生命季刊网页:

www.cclifefl.org

击点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看到生命季刊的视频短片及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