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见证:心里揣着一团火
2016/2/18 19:22:44
读者:1755
■小刚

 

心里揣着一团火

 

/小刚

《生命季刊》第17期

 

我们一家在美国的日子满了8年的时候,神差我们回了一次老家。那三周正值大儿子放寒假。我们尚没有绿卡,只有临时出入的许可。临行前的几天,我被按立为牧师。我暗暗思想,莫非此番回去会有大的争战,故神借此要加恩膏、加恩赐、加灵力给我们。果然!在老家的日子,每天从早到晚,人一个一个、一波一波好似排着队来听福音的。

 

在老家的日子,每个礼拜我都去家庭聚会中传悔改赦罪的道,每次都有人决志信主。有时圣灵感动,道还没有讲就奉主的名呼召,“谁今天来聚会,就是想来信耶稣的。”就见人群中手一个一个地举起来。20至30平方的房子要挤50到60人,最多的要挤到70到80人,一张四尺半的床上竟坐着十来个人。真是干柴烈火!要知道这不是在农村,也不是在城乡结合部的边缘地带,这些聚会就在闹市的中心。神保守这些聚会已经多年,居委会、派出所就在不远处。要不是亲眼所见,真叫人难以相信。

 

这次回老家心里唯一负担就是在我的亲人、熟人中传福音。是圣灵同工,最后静下心来一算,竟有28人归入了主的名下。他们是我的邻居、我的同学、我的朋友、我的兄弟、我的姐妹、我的阿姨、我的舅舅……他们有的是种田的,特地从农村赶来看我的;有的是工厂做工的,已经早早下岗退休在家,可以一起跟着我去参加聚会;有的是刚刚上小学的幼童,有的是行将就木的老人;有的是做仆人的,有的是做老板的;有学生,也有老师;有医生,有律师,也有记者;有老共产党员、公安干部,也有民主党派政协人士;还有被政府点名的法Lun功骨干……。

 

我是天天被圣灵充满,好像在过“使徒行传”中的日子。心里揣着一团烧着的火,想停都停不下来。我自认是基督福音的使者,每当我奉主的名捆绑那恶者,呼召人悔改归主时,那权柄是何等的大啊!我只见魔鬼撒但从人心中退去,我只见人流泪、降服、跪拜,口称耶稣是救主。“福音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罗1∶16)我一次又一次在经历保罗所说的话,“除了基督借我作的那些事,我什么都不敢提;只提祂借着我言语作为,用神迹奇事的能力,并圣灵的能力,使外邦人顺服。”(罗15∶18)圣灵的作为是超然的、奇妙的,圣灵就是神!我好喜乐得着了秘诀,这一生走传道的路,得好好学效保罗,一手靠圣经神的话,一手靠圣灵神的大能!

 

当我要在亲人、熟人中传福音,圣灵告诉我要从“悔改”开始。我是16日半夜到家的,第二天我就去舅舅家。差不多20年前,舅舅介绍我为著名的艺术大师张充仁写点生平的介绍。我查考他的文物资料时,因着贪心暗暗拿了他一只光绪17年的实寄封。我在信主时圣灵光照了我这件事,让我明白自己是个罪人;没想到这次回国前,圣灵提醒我要去悔改,还掉贪恋的东西。舅舅告诉我,张先生已在法国过世,他的后代也都在法国。我就要他将此物送还他的后代。那天圣灵是裂天而降,我的舅舅听了耶稣基督的福音就悔改信了耶稣。我的舅舅是民主党派人士,政协里又挂了名,有律师的执照,又是贸易公司的老板,他聪明过人,是个白道黑道都能走的人。他会信耶稣连亲人都不敢相信。我带领舅舅一句一句作完决志祷告,就和他相拥在一起,激动地称他为“弟兄”。我告诉他,你现在称上帝为父亲,我们娘舅外甥岂不是弟兄了吗?圣灵引导我传悔改赦罪的道,为主作悔改赦罪的见证。这样,我回娘家的第一天就带了两个舅舅和弟弟、弟媳信了耶稣。

 

我太太梅影的阿姨是个被政府点名的法Lun功骨干分子。这些年魔鬼给了她一点甜头,两年没有生病,脸色红润。60多岁的人有一次跌了个大跟斗竟安然无恙。这下她迷上了“法Lun”,天天打坐、练功、通灵。她向亲人传送偶像的书籍,听说还带领起一个小组。政府开始打压,她不怕坐牢杀头北上静坐抗议。我在美国对她的情况略知一二。是神的恩典临到了她。我回老家第一次单独碰到她,在厨房短短的五分钟,我对她说,阿姨我爱你,我只想告诉你不要拜假神。我们叫父亲为父亲不会羞愧,我们若认隔壁的叔叔为“父亲”自己要羞愧,父亲也不会饶我们。我见阿姨有感动,就按手在她的肩头,奉耶稣的名为她祷告,我求天父赦免她,求圣灵开她里面的眼睛。祷告完了,我一看阿姨在擦眼泪。

 

那天晚上阿姨受到邪灵的攻击,脚后跟痛了一个晚上。她害怕极了,一个劲地在说“冲突了”“冲突了”。几天之后,她请我们全家去吃饭。饭吃完了,阿姨不知怎地坐到了我的旁边,碗筷未撤去,圣灵已将话题带入信仰。我对她讲耶稣、讲十字架、讲罪、讲天使和魔鬼、讲属灵的争战、讲天堂和地狱。我最后用启示录3章20节和约翰福音1章12节两段圣经带领她悔改。阿姨作祷告时又开始流泪,我奉主的名捆绑辖制我阿姨多年的邪灵,也求主在天上作释放的工作。那天从阿姨内室里清理出来的各样的偶像、书刊、磁带共有三大包。我、梅影和Charlie大声祷告,求主的宝血遮盖;大声反复地唱“哈利路亚”,一直到将所有当灭之物清除干净。

 

我临回美国的前一天,阿姨来为我送行,我将圣经和一大包属灵的读物给了她。那天,天下着大雨,阿姨怕这些书淋湿,就把它们放在自己肚子上又用大衣钮扣扣起来。她是挺着一个硕大的肚子走的,就像一个大的袋鼠。我心里阿们,知道她已经得着了。我回到美国后,谁知她又受邪灵的攻击,头有剧痛,甚至有一次还想要回偶像的书。魔鬼不甘心失败,争战激烈!请记得为她代祷。我相信有一天,神连她这样挣扎反复的经历都要使用,要叫她成为一个活活的见证来荣耀祂自己的名。

 

回去之前,我已将这次回去要见的亲朋好友粗粗排定。有一天我要去看望一个离了婚的朋友,我们外出8年,有许多亲人、朋友、邻舍都离婚了。梅影6个弟兄姐妹竟也有3个离了婚。那天我们在路上拦车,谁料到一辆出租车奔我们而来——那司机竟是梅影离了婚的大妹的前夫小明。我们彼此都傻了眼,这城市有4万多辆出租车,我8年未归,哪有这样巧的事!就是大海捞针也不可能。我上车就对小明说∶我这次回来没有想来找你,是神要我来找你的。我说要不是我和梅影信了神,说不准我们也一样“离”了。第二天我们因着圣灵的感动全家去看他。小明问我,“我现在生活潦倒,抽烟、喝酒、搓麻将,我这样的人上帝能改变我吗?”我说能叫我改变,能叫Charlie改变的神也能改变你。他跪着祷告完了,眼圈都是红的。

 

话分两头说,那天小明送我们到那位朋友家。朋友的小女孩叫爱丽斯,这孩子因从小失去父亲,性格有些异常,一不称心就会大发脾气。母亲曾打算带她去看心理医生。当我向朋友传福音时,爱丽斯突然哭闹,用拳头拼命捶打母亲。母亲只会伤感落泪。我按手在孩子身上祷告,斥责那黑暗的权势。爱丽斯渐渐安静下来,她说同学欺负她,她说爸爸也不爱她。我向她讲耶稣的爱,我说凡信上帝的人都会爱她。如果爱丽斯信上帝,爱丽斯就不会恨爸爸。我见孩子完全平静下来,圣灵感动我呼召她,7岁的爱丽斯点头愿意,这样她就和她妈妈一起祷告接受了耶稣。

 

这孩子有绘画的天赋,一转眼的功夫,她趴在地上就画出了一张“小朋友喜迎天使图”。几分钟前还在歇斯底里哭闹的孩子,此刻心里竟充满了喜乐和盼望。三天后我朋友来电说,爱丽斯去上学时没有哭。神啊!谁能改变一个尚不懂事的小孩的心呢?我去给朋友传福音,神连她的孩子一起救了。

 

同样的事还有。我妈妈要我去看一位老邻居,她是个基督徒,但几十年都离了主,直到两年前因股骨摔断卧床不起,才又回到主的面前。我去看她为她祷告,想不到,她的在学校作老师的外孙女,在公安局里当干部的外孙女婿,还有服侍她2年的老仆人一听到福音就都感动,一起跪下来接受耶稣,一起口称耶稣为他们生命的救主,真是奇哉!圣哉!

 

有位老姊妹临终将自己的儿女托付给我妈妈,我妈妈为他们祷告了多年,那天妈妈带我去看望他们。这对夫妻都是60开外的人了,老夫老妻常年不和,丈夫认定大儿子不是他生的。这40岁的大儿子因失恋又受了刺激。我似乎看到主的身影,他正带领着我走在瞎眼的、瘸腿的、长大麻疯的人中间。我对他们讲耶稣的赦罪的爱。我特别为这位患病的儿子祷告。求主将医治的大能降到这个家中,医治他们破碎的心灵,医治他们有病的身体。这位有病的儿子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似地往下淌。我们是平辈的,他就一直叫我“哥哥”,才20来分钟他们竟一家全部归了主。我妈妈都高兴得哭了起来。

 

我的堂哥老远从宁波乡下赶来看我,他来了4天才见到我两面,他信了主,跪在地上祷告时都在流泪。他根本不是来与我相会的,他明明是来与主相会的。一个50岁的农民,不识什么字,却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相信耶稣是他的救主。除了神谁能行这样的大事呢?我的老邻居、老同学、几十年的好朋友,他的外婆、妈妈也都是基督徒。我的外婆三年前过世,安息礼拜竟然会叫这个不信主的作司仪。这次看到照片我在想这莫非有主的美意。在老家我聚会讲道,他都来,而且把女儿也带来,他的21岁的女儿是个大学生,第一次听到福音,哭得抑制不住接受了耶稣。我问他要不要信耶稣,他说再慢一步。我临走前一个晚上,他请我吃饭,我问他,你有一天面对耶稣,耶稣若问你,孩子你为什么不信我,你还有话说吗?神让你最好的朋友成了传道人,这次特特来向你传福音,如今连你的女儿都信了,你再待何时?他和太太面面相觑,双双低下头来,降服在神的面前接受耶稣,认他为主。他是个报社的记者。

 

每一天我都亲身经历神超然的大能。话讲得太多了,我的声音每天夜里和清晨都是哑的。但当我传福音时,底气就上来了,嗓门也开了。记得第三场聚会前喉咙痛得都讲不出声了,但当敬拜的歌声响起,我只觉得声音渐渐“亮”起来了,面对整屋子的人我又中气十足,话简直是喷涌而出的。更奇妙的是,我曾连续两天胃肠道不舒服,有轻度腹泻,谁知到第三天晚上症状加重开始水泻,我暗暗叫苦。我每天的行程安排好了,万一趴在床上那怎么来传福音。我求主赦免我的贪食,求主再次洁净我。主果然用祂医治的手扶持了我。我的耳边响起了主耶稣的话,“不要怕,只管讲,不要闭口;有我与你同在,必没有人下手害你。”(徒18∶9-10)

 

我想说,神在极大地怜悯那块土地上的人。中国是主耶稣再来前最后的一个最大的福音禾场。主来的日子近了。

 

小刚 来自中国大陆,牧师,现在美国牧会。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

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