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经历神的信实
2016/8/10 12:17:09
读者:2172
■荀笑冬

 生命与信仰 总第17 期 2009年10月

 

 

我刚到美国的那天正好是1994年12月31日,除夕夜。那天晚上一来就在研究生的指导教授家吃饭,然后被送到暂住的中国同学家里。房子里一共大约有十个人在包饺子,看电视,热闹得很,我还记得大家很兴奋地看纽约时代广场的大圆球落下,一起倒数十下到新年。可是我的心情却糟透了,离开中国时的兴奋和憧憬荡然无存。与其说是二十几个小时的旅途劳累使我疲惫不堪,不如说是下飞机后的几个钟头让我忧愁丧胆。在导师家吃饭期间,他们一家说的英语我根本难以听懂,这一闷棍打得我对日后的生活全无信心,加之离开新婚的妻子以及时差,向来一沾枕头就睡着的我,有史以来第一次失眠了。

 

日后我才体会到神把我放到这样糟糕的状况正是为了预备我的心。为了排解心中的孤单和焦虑,我跟随室友来到了土桑华人基督徒团契。说来惭愧,我除了想多认识些朋友兼找人聊天以外,就是想省下一顿饭吃,反正是全无探求真理的渴望。

 

每周五晚上去教会的团契,吃饱喝足后,享受享受美妙的圣诗,然后攒足力气在查经班上与人争辩。看到那些基督徒们张口结舌的样子,心中一阵阵的快感直窜脑门。看,中国的道教哪样比基督教差?神仙也是凡人作,只是凡人志不坚么。我依旧相信易经、修炼、气功,经常自己算命,预卜自己的前途。

 

但是圣经中有别的宗教和哲学所没有的东西,那就是生命的来源、人生的目的和意义以及耶稣的救恩。别人无法回答的问题,在这里却有清清楚楚的答案。不管我爱听不爱听,反正基督教自身是很合理的。自从在团契里查经,我就觉得有一股力量在吸引着我来,仿佛天开了一样,我一下子听到了以前在国内从来没有听到过、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的道理,我隐约觉得,这就是真理。我可以拒绝接受,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它的特别。

 

每周五都到教会聚会,很快地,我便从理性上接受了基督教的观点,比如说人都犯了罪,耶稣的被钉及复活,以及因信称义。我相信这里面有圣灵的指引,也得益于弟兄姊妹们在我骄傲地争辩时所给予的温柔的回答,以及他们回家后的祷告。就连大陆学生最难过的进化论的这一关,我似乎也过得很轻松,因为我本来就相信有鬼神么。

 

到了三月,有时我都可以以一个老慕道友的口气对新来的慕道友说:“他们基督教是这样认为的……我?我可不是基督徒。”我仍然骄傲,依然在教会与人争辩,有时候明明自己已经接受了的观点,一旦基督徒提出来,还是要去与他争辩。似乎没有什么原因,就是不愿意承认自己已经认可了。

三月中旬,我太太去签证,签证前的那一个晚上,我心绪非常烦乱,因为这件事完全超过了我的掌控。我几乎要跪下向神祷告,心中的那一种感觉强烈地冲击着我,那时我并不知道那是圣灵在召唤我。在床前起起落落,反复挣扎,但是骄傲再一次胜利了,我终于从床前走开,出门点了一支烟。望着满天星星,我突然有一种失落……

 

从此我的心就开始硬了,在教会查经时的争吵也更加厉害了(大概是知己知彼的缘故吧,呵呵)。后来才知道有人怎么评价那时的我,“要是他能信,哼哼,所有的中国人都能信了。”同时,查经联系到生活的应用,我就心里说,等我太太来一定要她信,因为她信了肯定会变得更好,那我就享福喽!

 

盼星星盼月亮,五月份终于盼来了我的亲爱的太太小蕾。而且一切像我想的那样,她喜欢教会,对福音也没有阻挡。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们的夫妻关系并不像我们婚前想的那样好,两个星期吵的架比我们谈恋爱一年半吵的都多,两个人火气都很大,冲冲的。我就自私地想,得赶快让她信主,她若信主了就会对我好起来。

 

她的福气实在是比我好得多。她心地单纯,很快就接受了。六月份王家声和王恩牧师来布道,周五晚上讲道时她特别有感动。当场呼召时她犹豫半天没有举手,回家后略带遗憾地告诉了我,我心想大好机会千万别放过,于是马上说:“没关系,你现在还可以打电话给易姐(教会同工会主席的太太),告诉她你决志信主了。”看她还在犹豫,我就自己拨通了易姐家的电话,让她去讲。看着她喜乐的样子打电话,我心中忽然一阵激动,许久没有的感觉涌上心头……要是我也信……

 

她放下电话后还是犹豫不已,毕竟她接触基督教才一个月时间,还不是很了解信仰的内容,只是被基督的爱所召唤而已。我在她身边给她打气,说:“听我的,信耶稣决不会错。今世得百倍,来世得永生,福气好得无比……”突然,我的脑子里像有一个声音说:“既然这么好,你又知道得这么清楚,为什么你不信呢?”我不禁有些呆了,望着太太欢喜中有些迷茫的脸,我说:“我也信吧,我来带你,我们一起信主。”说着拿起了电话。

放下打给易姐的决志电话,我突然觉得心里特别的轻松,好像重担脱去,又好像找到了家,一股难以言表的快乐充满了我的胸膛,我几乎要大呼:我信耶稣了!那天晚上,我和我的太太一起跪下来,作了平生第一个祷告,接受耶稣为我们个人的救主。

 

接下来那个星期天,我吓坏了不少人。满脸兴奋喜乐的我逢人便说我信主了,不少人的反应就是:“You are kidding!”(你在开玩笑吧?)室友说:“我觉得你一辈子都不会信主。变化太大了,难以置信!”那段时间,我觉得我整个人都是新的,就像哥林多后书5章17节说的那样:若有人在基督了,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

 

但是那时的信,还包括很多的功利在里面,只是要得福祉、要得恩惠,不明白十字架的道理。可以说是接受耶稣为我的救主,却没有接受他为我生命的主。自以为拿到了上天堂的车票,很少自己查经默想,祷告的时候也尽是要这要那的,从来没有“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人的行为也没有什么改变,跟太太还是时不时吵架。

 

感谢主,他借着随后的一次车祸击垮了我的骄傲,让我明白真正的基督徒不仅是神的儿女,也是一个蒙恩的罪人和跟随主的仆人。

 

八月初的一个星期五,正逢加州赞美之泉合唱团来Tucson举办音乐会,我们特地邀请我们邻居的一对夫妇来教会参加。我们开车在前面,他们在后面跟着。可是眼看就要开到教会,在一个十字路口,我们被一辆闯红灯的卡车撞到。我们的汽车当场报废,我们俩被救护车送到医院。感谢主,两人除了身上有被安全带勒伤的瘀青外,毫发无损。

 

可是当我们拿到警察的报告时,两个人都傻眼了。原来撞我们的人也跟警察说他们是绿灯,而且由于我们邻居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当时在车祸现场,他们并没有找警察要求作证,再说他们还是我们的朋友,他们的证词能有多少被采信都不知道。可以说即使打官司胜诉的机会也不大。

 

我们被这意外之灾吓倒了,不仅仅因为损失一辆车,六七千元的医院账单要付,更危险的是我们对神的信心受到严峻的挑战。

 

起初,我们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灾难会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不是在去教会的路上吗?我们还带了朋友呢?这可算是传福音呢。就算出车祸,为什么要碰到一个无赖呢?许许多多的问题困扰着我们,我们整日呼求,希望神能给我们一个答案。我犹记得在一个大雨的夜晚,我独白一人,跪在阳台上,全身湿透,向主呼求。那时我真的感到自己是那样的软弱,第一次明白原来生命中的磨难是那样容易将人击倒,而我自己实在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能,实在是需要有这样一位全能的主宰来爱护保佑我。我日夜祷告求神显个神迹,如饥似渴地读圣经,希望能从中间找到一句话,说:你车祸的官司赢定了!

 

神并没有给我答案(其实有答案,我当时不懂罢了),也没有显个神迹让我官司奇迹般地胜利,也没有给我们一句话打个保票。环境并没有任何变化,我们找了律师准备打持久战。但是,我被神击打后谦卑下来,我开始真正向神认罪悔改,开始真的明白神的主权是什么意思,也开始真的承认耶稣作我个人的生命的主。

 

奇妙的事发生了,当我们横下一条心不再担心,把一切都交给主时,我们得到了心中的平安,正像圣经中说的那样,应当一无挂虑,只要凡事藉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神。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腓立比书4-6:7)。神藉着一场灾祸使我们信心不仅没有被击溃,反而保守我们更接近他,更认识他的全能和慈爱,信心更加坚固。我们的夫妻关系也从开始的互不相让,到刚出车祸时的贫贱夫妻百事哀,直到后来的相濡以沫。

 

教会里的弟兄姊妹一直坚持不懈地为我们祷告,彭凤翔弟兄、徐林林弟兄先后将他们的车借给我们开,于立新、金飒夫妇在我们买到另一辆车前一直带我们买菜半年多。还有那么多的弟兄姊妹对我们的关心,都让我们感到神实在是一位又真又活慈爱无限的神。我们都难以想象,我们会这么急切地盼望受洗的日子来到。当主日崇拜时看到饼和杯从我身边传了过去,心中是那样地渴慕能在主日与弟兄姊妹一同分享在耶稣基督里的喜乐、忧伤、感恩……

 

终于在1995年的9月10日,我太太一起受洗归入主的名下。当时受洗之后要站在台上作见证,只觉得一切都平平淡淡,好像就那么顺理成章地成了基督徒,一点也没有别人经历那么丰富,那么有戏剧性,心中还有些遗憾。

 

信主后的我,因为车祸没有解决的缘故,饥渴地读经祷告。很奇妙的是,信主前的许多问题,在信主后居然不翼而飞,根本就不成为问题。许多的经文,原来是每个字都认得,但就是不明白什么意思,信主后那些经文就好像活过来一样向着我说话,正如哥林多前书2:11-12中所说,里面的圣灵在引导我明白神的事。

 

在11月,我得到神在圣经中的一句话,应许我车祸的官司会胜诉。我把这段话告诉了我们教会的弟兄姐妹,学习在信心中交托,作为对应许的回应。12月28日,我们的邻居突然告诉我们他们在1月2日就会离开城市,转去德州的学校读书,这个时候双方的律师还没有正式向他们取证。当我们告诉我们的律师这件事的时候,他都急傻眼了。取证需要凑齐证人、双方的律师、打字员、公证员以及翻译,眼看就过新年要放假了,许多人早就度假去了,怎么可能在这时候找到所有的人。这时候我们除了祷告并紧紧抓住应许,没有别的办法。奇妙的事发生了,居然所有的人都在城内,他们顺利地在12月30日取了证。

 

案子进展缓慢,但是我们不再受困扰。情况发生了微妙的改变,本来双方是各执一词的,但是突然对方驾车人的儿子拒绝作证,虽然他车祸的时候就坐在车上。尽管对方保险公司的律师拒绝认输,但在随后的庭前调解(arbitration)中,调解人判定我们胜诉。对方的律师无奈接受了这个结果,赔偿了我们。案子打了一年多后终于胜利了,我们在生活中经历到神应许的真实。

 

尽管决志之后反而出了一场车祸,受洗的时候有点遗憾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神迹奇事发生,但是现在回头写这篇见证,数算神的恩典,才发现神藉着苦难和挫折,击碎了我生命中的骄傲,让我愿意降服。而只有顺服之后,才能够更深地经历他的能力和信实。神的慈爱是那样丰富地临到我们,他在我们身上所行的事是那样奇妙。

 

“但愿人因耶和华的慈爱,和他向人所行的奇事,都称赞他。”(诗篇107:8)阿们!

 

 

荀笑冬 来自中国大陆,获亚利桑那大学光学博士学位。现住大芝加哥地区,任职于一通讯公司。与妻子育有二女。除教会事奉外,也参与网上传福音及带领查经等服事。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