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我的新生
2016/1/30 20:45:59
读者:1808
■天路

 

 

我的新生

 

/天路

《生命与信仰》第9期

 

在罪中沉沦

 

我从小就是一个骄傲的孩子,自命不凡,有着强烈的上进心与自尊心。我有两个座右铭,一个是父亲教我的:不吃苦中苦,难做人上人;一个是母亲教我的:不管做什么,一定要做到最好。因此,不管是学习还是工作,我都非常认真刻苦,总想要做第一。个人的努力加上天生雄辩的口才和一副好皮囊使我的事业顺风顺水,做出了一些成绩。后来我涉足商海,生意也还算不错。耳边听到的诸如“年轻有为,前途无量”这些恭维话使我飘飘然,更让我自信心膨胀,下决心要干出一番大事业。

 

然而,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工作中、生活中难免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现实常常使我无可奈何。当自己的能力不足以解决问题的时候,我开始寄希望于超自然的能力。由于环境的影响,我选择了烧香拜佛,并逐渐发展成为虔诚的佛教徒。我去过很多据说很“灵验”的寺庙,也曾经心甘情愿地被那些和尚掏空了钱包。现在想想,那时候对着一尊尊泥胎木偶顶礼膜拜并希望它们能保佑自己是多么的可笑与可怜;当那些“大师”煞有其事地告诉我将有血光之灾或者将飞黄腾达的时候,我便会忙不迭地掏“香油钱”,自视聪明的我却无法识破这蹩脚的骗局,真是可悲可叹!不仅如此,我还迷上了阴阳五行,算命风水。我买了很多书,仔细研究并学以致用。风水的效果立竿见影,甚至出现了我曾在神话小说中看到的“法术”的效果。那段时间,我最投入的一件事就是不停地购买、摆放风水用品,家里、店里的家具也被不停地搬来换去,我仿佛着了魔。信主以后我才明白,我那时的确是着了魔,我被魔鬼所控制,那些都是魔鬼撒但的工作。在朋友圈中我开始小有名气,号称“半仙”。不少人找我“指点迷津”,我也洋洋自得,乐此不疲。我曾学过一点招鬼术,经常招它们来,和它们交流,还以此向朋友们炫耀。我还练过气功,热衷于开天眼、灵魂出窍之类的事情。总而言之,我当时走的是一条完全悖逆主的道路,我做的那些事情都是主所憎恶的。

 

不知不觉,我在罪恶的泥潭中越陷越深,难以自拔。我后来知道,若没有主的爱临到我,没有主对我的奇妙拣选,我的下场将是多么的可怕,因为地狱是我唯一的归宿。“你们中间不可有人使儿女经火,也不可有占卜的、观兆的、用法术的、行邪术的、用迷术的、交鬼的、行巫术的、过阴的。凡行这些事的,都为耶和华所憎恶,因那些国民行这可憎恶的事,所以耶和华你的神将他们从你面前赶出。”(申命记18:10-12)

 

神奇妙的拣选

 

我父亲从95年开始看圣经,虽然不信,但对圣经的内容却很感兴趣。03年的一天,一位朋友传福音给父亲,他明白了,原来这么些年一直保佑我们的神就是上帝,于是立刻就信了。紧接着,母亲也信了。本来疾病缠身的父母竟然不药而愈,这增添了他们的信心。而我和妹妹初一、十五都去庙里烧香,笃信佛教,对于父母的信仰非常反感。他们苦口婆心地规劝我们,我们却不以为然,认为自己是对的。两种信仰在我们这个平静的家庭激烈地碰撞,谁也说服不了谁。父母每天都为我们流泪祷告,求神能拣选我们。

 

神垂听了他们的祷告,开始动工了。我们开始一步一步地经历神。我那时不仅悖逆,还说了很多不敬的话。可我一说那样的话就会口鼻生疮,一连几次。虽然不信,可我再也不敢乱讲话了。妹妹有偏头痛的毛病,每次都要吃几天的药才能治愈。可那时她一发病母亲就为她祷告,祷告完她立刻就不痛了。母亲带了一位同事信主,她有颈椎痛的毛病,每次发病都要推拿一个星期才会好。一次当她又发病的时候,神奇妙地把她带到了我家。在父母和她交通祷告的过程中,她的疼痛不知不觉消失了。我和妹妹亲眼目睹这件事情,心中惊诧不已。没过多久,妹妹突然决定要信主。对于她的“叛变”我非常愤怒也感觉不可思议。直至后来当我也归向主时才明白,这是神奇妙的拣选,我的家庭注定是一个基督化的家庭。

 

那段时间我出现了高血压的症状,这在我们家是个遗传病。当我吃降压药的时候出现了剧烈的反应,非常难受。父母祷告时,神给他们意念要我停药,神要医治我的病。我虽然不信,但也没有其他办法。停药后我的血压出现了异常情况:左胳膊的血压比右胳膊高30毫米左右;清晨的血压大约是80/30,低到几乎测不到。虽然如此,我却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我从来没听说一个正常人的血压会如此之低,而且两条胳膊的血压居然相差这么多,而这样的怪事恰恰就发生在自己身上。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我的病完全好了,直到现在血压都很正常。我当时没有想到这是神在向我彰显神迹,想从医学上找到答案。我有一个同学的父母都是医生,我要他帮我问一下。几天后,同学给我打电话转述了他父亲的话,说出现这种情况有两个可能:一是量错了;二是血压表坏了。这个电话让我陷入沉思。我确定没有量错而且血压表也没坏,难道……我开始认真思考到底有没有上帝,渐渐开始接触一些属灵书籍。

 

就在这时我遇到了麻烦:在午夜12点前后我总是被恐怖的野兽叫声吓醒;我有一个玩具小吉他,是要装上电池打开开关就会自己发出音乐的那种,居然在一天午夜时分在既没有电池又没人碰它的时候发出怪异的响声;有一天晚上睡觉时我听到了一个女人恐怖的尖叫声;凌晨3、4点的时候我听到一个女人在我旁边絮絮叨叨地说话。我害怕极了,睡觉成为一种负担。知道这些事情后,父母说这是魔鬼在恐吓我,拦阻我认识真理。他们和妹妹开始在我房间里祷告,奉主的名捆绑魔鬼。只祷告了三天我就再没听到那些怪声。

 

03年我在一家大商场里开设了一家品牌服装专卖店。开业后,我大摆风水,生意一度很不错。但04年初,生意急转直下,想了很多办法都毫无用处,风水完全失灵了。3月底,父母去河北向大舅一家传福音,很快,大舅、舅妈和两个表姐都信了。4月初,我去北京开会,在北京偶遇大舅。会议结束后,一起去河北与父母会合。到了大舅家里,我禁不住对他家的风水“指点”了一番。刚说完,我就觉得身上发冷,很短的时间内我的体温就达到了39.5度,上吐下泻,盖了几床棉被仍然冻得直打哆嗦。我又一次尝到了神管教的滋味。病愈以后,在离开河北之前,二表姐要我帮她看手相,我看了,但没敢说。临上火车的时候,拗不住她的央求,我说了几句。上车后,我感觉脸上似乎有些异样。一照镜子,我惊呆了——嘴上长满水疱,嘴唇肿得厉害,厚厚的向外翻起,又痛又麻。这下子我真的相信有神了,因为神的管教是那么地真实。虽然心里仍然抵触,但我那时的确无法否认神的存在。

 

回来以后,我逐渐放下成见,仔细研究各种属灵书籍和光碟。最让我折服的是冯秉诚博士讲道的一套光碟,他渊博的学识,精辟的观点深深地吸引了我。以前家人向我传福音的时候,我自恃学历、见识、口才都胜过他们,所以不屑一顾,甚至将他们辩驳得哑口无言;可我那一点才学跟冯博士比根本就不值一提,他说的话我信了。一天晚上,当我正看第十五辑冯博士的见证时,一种突如其来的感动抓住了我的心,我突然站起来大喊一声:我要信主!就这样,历经波折,我终于臣服在主的大爱之下。当天晚上当我和家人一同祷告的时候,我被圣灵所感,号啕大哭。眼泪止不住地流,心里的滋味难以言表——喜悦、羞愧、激动、委屈……百感交集。我这个悖逆浪荡的儿子归回了父神的怀抱。

 

神的祝福

 

信主之后,出乎我的意料,店里的生意不但没好转反而更坏了。信主之后的第一个礼拜天只卖了200多块钱,不及以前的十分之一;之后有一天的营业额甚至破天荒地出现了负数——不仅没开张,客人还退了一件衣服。生意从未如此之差,我心烦意乱,不仅埋怨主,还后悔信主。但是感谢主,我身在一个基督化的家庭,周围的亲朋好友也有不少基督徒,所以几乎每天家里都有聚会;每次去教会,父母也一定会带我。真是奇妙,每当我心灵软弱的时候,只要一参加聚会,心里的阴霾立刻就被一扫而空,变得信心满满,仿佛充电一般。我以前最为看重的功名利禄那些属世的东西对我的吸引力越来越小,我对店里生意的好坏看得越来越淡。

 

主说:“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地上有虫子咬,能锈坏,也有贼挖窟窿来偷;只要积攒财宝在天上,天上没有虫子咬,不能锈坏,也没有贼挖窟窿来偷。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哪里。”(马太福音6:19-21)主还说:“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马太福音6:24)主耶稣本是上帝的独生儿子,却从高天降卑为人,被轻视,被厌弃。为了拯救我们这些罪人甚至心甘情愿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使信靠祂的人得到永生,这真是舍命流血的爱!可我为了钱财埋怨主甚至想要远离主,这是多么愚蠢和忘恩负义啊!那些经文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时刻给我敲响警钟。主又亲自搀拉我奔走灵程,圣灵带领我做了三次认罪祷告,使我将器皿逐渐倒空。但是魔鬼也不会轻易放手,不停地攻击我。我长时间生病,查不出病因,脾气暴躁,苦闷忧郁,甚至思维混乱。圣灵与邪灵的争战就像拉锯一样在我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可是靠着主,我一步步地度过了那段艰难时期。主给我话语,给我异象坚固我的信心,主紧紧拉住我,不让我再回到罪里去。

 

记得一天晚上,正当我被魔鬼攻击的时候,主的话语临到我,要我顶住魔鬼的进攻,那是它最后的伎俩。紧接着,放在我面前的赞美诗歌集自己翻动,呈现在我眼前的是那首《主怀念我》——“当我遇见试炼痛苦,经过荆棘旷野之疆,我有一个甘美思想,就是主怀念我。/今生忧虑缠累围迫,使我心思都变昏黑,但是苦境使我记得:主,你正怀念我!/所以无论愁云多少,无论安乐或是苦恼,我已满足,因我知道:主,还是怀念我。/主,你正怀念我!主,你正怀念我!我怕什么?有你亲近,并且还怀念我!”那时我还不会唱,就读,一边读一边哽咽不已,几近失声。我知道,主借这首赞美诗鼓励我要有信心经历痛苦的试炼。不管遇到多少忧虑愁苦都有主怀念我,有主爱我,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我整个人完全沉浸在主的爱里面。紧接着,心里有声音说:“跪下来祷告。”我立刻跪下来,祷告的话语脱口而出,完全由圣灵带领。我借着祷告洁净了自己,击退了魔鬼。那个夜晚美妙无比,我终生难忘!就这样,在主的爱里面,我的灵命慢慢地长进,生命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当我做错事的时候我可以感受到圣灵的责备,圣灵告诉我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本来自私自利的我学会了关心帮助别人;本来举止轻浮,言语随便的我学会了行为庄重,出言谨慎;本来唯利是图,贪图小便宜的我学会了诚实经商,光明正大……因着我行为的改变,我身边的人都很喜乐。我以前对员工很苛刻,经常发脾气,因此搞的关系很紧张;可当我试着用爱去交流,以微笑面对他们的时候,我发现一切都变了,每件事情都很美好,也很少有什么事情值得去生气了。这真的很奇妙!

 

我定意跟随主耶稣,魔鬼对我无可奈何,只能退后了,主打开天上的窗户倾福于我,患难背后藏着莫大的祝福。那家商场推出了场地竞标的举措,经营格局全部调整,谁竞标成功谁就可入场经营。因为那家商场的生意非常好,所以竞标的人很多,竞争异常激烈。在先期进行的几场竞标中,几乎所有的成交价都远远高于标底,有的甚至是标底的6、7倍。我的压力非常大,若竞标失败,我要被清除出场,会赔几十万;若竞标虽然成功,但成交价过高的话,我可能赔得更多。于是全家人在神的面前迫切祷告,以至禁食祷告。在竞标之前我和朋友在一起研究竞标方案,我们都相中了一块标底为61万的场地。朋友说,这块场地若65万以内能成交他就信主;我更“贪心”,求神让我63万以内成交。这么低的价格没人相信会成交,可是奇迹发生了。竞标的那天,现场气氛达到了白热化,加价的声音此起彼伏,成交价几乎都是标底的2、3倍以上。终于轮到我中意的那块场地了。我加了一万,抢先用颤抖的声音喊了62万,然后紧张地等着别人加价。可是奇怪,现场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加价!商场的经理没有遇到这种情况,惊诧不已,脸色很难看。那一刹那,现场真是静到能听见针掉在地上的声音。“62万一次——”没人说话;“62万两次——”还没人说话;“62万三次——”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成交!”这两个字顿时让我欣喜若狂。我又一次亲眼目睹了神的大能!哈里路亚!神应允我的超过我的所想所求!不是65万,也不是63万,62万就成了!神更借着这件事情拣选了我那位朋友。那之后,因为竞标的成功我顺利地将店转让了出去,收益可观。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神为我安排了一条新的道路——移民加拿大。

 

我申请移民加拿大历经三年没有进展,就在我绝望的时候,神奇妙地成就了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完全是神的安排,就以我面试的经历为例。我是在国外面试的,在面试过程中因为一个问题回答得不够好,签证官两次拒绝了我。虽然没有放弃,一直在竭力地辩解,可我在签证官那毫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到一点希望。在长达一个半小时的面试结束后,我被告知十分钟之后会通知我结果。在等候的十分钟里我不停地祷告。十分钟之后我得到了一个好消息——我通过了!我兴奋地跳了起来,不停地感谢主。“人的尽头是神的起头”,当我绝望的时候神彰显了神迹。

 

我现在已经在加拿大生活了一个多月,这段时间真是大开眼界——原来神的工场这么大!原来可以在这么多方面为主做工!在国内的时候,很多朋友问我出国以后的打算?我说原来想的很多,可现在没有打算,也不去想这个问题,因为我相信神在我的身上必有奇妙的旨意。不是我要做什么,而是神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愿意完全地顺服神。来之后的第三天神就将我带到了教会,又感动我,将传福音的负担加给我。我不知道神在我身上的旨意具体是什么,但我知道我要走的是一条天国之路,这条路虽然充满艰险,但有主与我同行我便无所惧怕!主的爱真是长阔高深,我以前是何等地悖逆,他却不以我种种的罪恶为念,反而拣选了我,救我出罪恶得永生,还那样地保守我,祝福我。“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如今却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稣的救赎,就白白的称义。”(罗马书3:23-24)我不知道怎样报答主,唯有将自己完全奉献,对主说:“主啊,我在这里,求你使用我!”

 

 天路来自中国大陆,现居加拿大。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

cclife2013gmail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