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前我失丧,今被寻回
2016/10/8 20:29:21
读者:1527
■在在

生命与信仰 总第7期 2004年11月

 

(图片来自网络。请击点关注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您将会每天收到生命季刊播发的文章)

 

前我失丧,今被寻回

 

/在在

《生命与信仰》第7期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马太福音7:7

 

我信神是因为,没有神,我其实什么都没有;不是神,我什么都不是。

 

没有神,我不会有今天这个家。既是指我儿子出生一事,也是说我的婚姻。我们虽没有像有的夫妇那样,吵架了砸电视机,但那些丑样子也是将来如果到了天上将每个人的经历重播一遍时,我们自己绝对不愿重看一眼的。我们是有好多次,在好多事上几乎到了边缘的。虽说家务事说不清,但神在我们的婚姻关系上的动工,却是我们在每天的生活中最切实感觉到的。所以没有神,我不会有今天这个家。

 

但我信神,决不单单是因为救了我们的婚姻。我信神,是因为真的是神,是创造了宇宙万物而且深深爱我的神。我信神是因为呼唤我,找回了我。

 

前些年,我在南伊大读书时,我的一个在心理学系读“临床诊断学”研究生的美国朋友,有一次让我和另一个人给她绘画,她由我们的画来给我们说出我们的思想和生活经历。先是她命题我们画。画了几幅以后,她讲的都确实很对,很合我们的个人经历。最后她说,你们现在每人随便画一幅吧,自己随意,什么都行。我因自己最无艺术才能,不会画画,所以就随手画了一朵云,因为简单,把一个圆圈画得弯曲点就是了。那朋友看了看我的画,又看了看我的脸,说,“你怎么了?你为什么不想活了?……”

 

我不知道她从那朵云上看出了什么。连我自己都快忘了。但她是对的。

 

我真的是不管在自己人生顺利还是不顺利时,心底的深处总会有一股深深的深深的孤独,一种不知归宿在哪儿的感觉。我因为学文学,便常常会看着天上的白云,不知自己为何活着而不随了那白云飘去。

 

又因为自己常常在外面闯世界,冲冲撞撞,有时撞得浑身是伤,尤其是心灵上。那时因不认识神,不能依靠神,就自己躲在自己房间的小角落里,如人家形容的,自己“舔舔伤口。时常地就觉得累极了,就会想,我就随了那白云飘去逝去,不再看这个世界的丑恶,包括我自己的丑恶也好。

 

后来我在医院里失去了孩子后(因流产),又看到窗外的白云时,我真是忍不住了。我想一个女人保不住自己的孩子还有什么用,我想我既然不配做一个母亲,我也不愿意做别的什么。我说我太累了,我就想,我不想活了。

 

我从小身体就弱。又加上第一次怀孕因在国内做了人工流产,以后就很难保住胎了。我的身体一直很差,加上以后的自然流产对我产生的打击和刺激太大,我和丈夫又忙着在美国的读书等等,就再也不敢提要孩子一事。一直到97年,我父亲病重,我回国看父亲。

 

在此之前,我去过教会,也去过查经班。与基督徒朋友谈论一下神,觉得有道理,但问题更多。然后就赶上父亲病重,我要回去。

 

买好了机票,我开始发愁。我晕机晕得厉害。来美国时在飞机上吃了药还晕得都快虚脱了。加上我怕飞机离地,一离地,我心里就空落落的,害怕。又思念父亲,不得不回去。所以我一上飞机,百般无奈,就说这一路真是要靠上帝保佑了。“上帝保佑”,好像是一句人人都说的口头禅,非信徒也用。但当时说完这句话,我就想开了。我说上帝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存在。要不是呢,这世间万物可太不好解释了。要是呢,要是的话,我请保佑我这一路,要是愿意的话,应该是没问题的,是神嘛。我想,不管是不是,我都没办法,只有求上帝了。于是我就说,上帝啊,我其实不知道你是不是真存在。要是你在的话,要是你能听到我说话的话,就请你帮我不要晕机,我实在是怕乘飞机。说完,心里静了下来,发现那天飞机上人很少。每个乘客都有一大排位子,我们就用来睡觉,因是晚上飞行。我轻松地睡下了。睡得很舒服,就做梦。也不知是谁,跟我说,“你会有个儿子的。”这梦太触动我的心事了,我一下子就醒了。什么都没记住,就记住了那个声音。然后我自己摇摇头说,心事深深就成梦啊。就没敢深想,又睡了。一路上因全是舒舒服服地睡觉,真的是一点事都没,既没害怕也没晕机。

 

回家后,父亲已经两三个星期不大吃东西了。但我那时没信主,不知道神,所以也没及时给父亲传福音。一直到有一天,父亲他太痛苦,家里人也跟着很辛苦时,我跟父亲说,“爸,你不如试试吧。说实话,我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神,但我想是该有的。要是有的话呢,我们都不会是白白被创造出来,......”我没敢说完“又白白地离去”,但父亲也知道我的意思了。我说,“爸,你就试试吧。你问问神,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不会不管的。只要有神,会应的。”那以后父亲平静了好多。我不知道父亲后来有没有真的去问问神,去跟神说话,虽说我知道我从小是我爸最宠的孩子,长大后因读书好读了研究生,有时说话父亲也是很听的,还是很看重的。但因父亲那时不会说话了,所以我不知道父亲有没有或是怎么与神说话的。

 

父亲走了。给父亲在太平间穿衣服时,亲戚们都来了。人们不许我上前,说我哭得太厉害,忍不住,说是不能将眼泪滴到死者身上。我有一个姑姑,是做了几十年的基督徒,过来劝我说,别太难受了,你不是还给你爸讲过神吗?神也许保佑了你爸爸呢。她说,你让我去看看。然后她去了,就叫我,说,“在在啊,你别伤心了,你看你爸爸是跟神同在,是在天堂呢。”她说,“你爸身上是柔软的。”(她认为柔软就是与神同在。)我被人拉着近不到跟前,只看见我姑姑拿起我爸爸的胳膊摇了摇,我爸的胳膊是软的。我虽然当时不知这是真是假,但我真是希望父亲有一个神与他同在,希望父亲是与神同在。

 

从国内回来,我没对丈夫说自己在飞机上做梦又想起孩子一事。只是问先生,这辈子还试不试了,关于要孩子一事。要不试的话,这辈子可就真的是不要了。我先生一听就害怕,说,“你心理上行吗?万一又流了,你受得了吗?”我一听也怕。但后来就说好,那就再怀最后一次,若真是保不住,两人都要事先有精神上的准备。

 

后来我怀孕了,一去看医生,医生就说,“你正在流产。”美国医生的办法是卧床休息,听凭自然。保不住的不硬用药保。我躲在床上,自己在心里说,“神哪,我怎么觉着这个孩子是你送来的呢,觉着是你答应要给我的。要是是你送来的,你就把他给我留下吧。求你不要又带走他。”我那天从医院回来,在床上发烧到弗氏100多度。不敢吃药,怕影响胎儿,让先生拿冰水湿了的毛巾,我就头上脖子上地溻着撑着。心里一直在向神说话,求既是给我的礼物,就一定要给我留下。第二天烧退了。然后我慢慢地也不再流了(流产止住了)。

 

然后我就每天跟神说话,求给我留下这个宝宝。怀孕的一路曲曲折折,桩桩事都见证神的奇迹,个个坎都是我们还不认识的主领了我们过。医生再三动员做的抽羊水试验,我们不做,不愿有一丝丝对胎儿有影响的行动;而且孩子不论是什么样,都是我们的孩子,没必要做。孩子快生时,被发现胎位不正,是在肚子里顶天立地地站着呢。做倒形术时,我对肚子里的婴儿说,孩子,你看医生和护士又挽胳膊又卷袖子的,你就跟着他们转过去吧。我心里说这些的时候,医生正小试了一下。我说完,医生本准备大来一下时,胎儿顺着他的手却咕噜一下子头从上边一直转到下边。医生看看护士,笑着说,“这么容易?!”

 

一路走,真的就保下来了。虽然在临生之前,还因一个小护士的失误,我儿子在我肚子里心跳从150一下子降到75,我的医生、别的护士,和助手好多人都冲了进来,我先生的眼泪也一下子涌了出来。但神是听了我的祷告的,人的失误,尽管是个很不好的失误,也不能改变神的计划。神听了我天天的祷告。我说,神啊,谢谢你给我的礼物,求你保佑这个你送来的宝宝能成为一个身心健康、幸福快乐的孩子。每天说。所以那天的事故也没能影响孩子,一点都没。后来儿子真的是一生下来就快九磅,大个子,结结实实的。九个月就到处跑,幸福得很。儿子不到一岁时,最喜欢听我们当时查经小组唱赞颂主的诗歌。每逢大家唱时,他不管是正在干什么,都静下来,站在那里,睁大眼睛听我们唱。

 

儿子生下来,我还没有真正认识主。但与人说起话来,我说儿子是神给我们的。孩子都是神给的,但我们的儿子是神特别恩惠赐给我的。而且后来我又知道,神给我们的还不单单地就是一个孩子,给了我和我先生认识他、认识的好多道理的一把钥匙。通过我们对自己儿子的亲身体会,我们对儿子的那份爱,我们就体会到天父原来是怎么样爱我们的。我这样浑身毛病的人还如此爱孩子,完美仁慈的天父岂不是更爱我们每个人,岂不是更知怎样是对我们最好吗。我感谢天父给了我们儿子,也感谢父神让我们因儿子认识到这些真理。

 

我二零零零年二月份决志信主。那时先生还不愿信。开车送我们去教会,他就坐在车上,不进去,等我们结束。五月份,附近有个福音营,我和先生都去了。那时我虽然已经决志信主了,但心里还是有许多挣扎。我想:通向真理和永生,难道只有信耶稣这一条路吗?如果是,我祈求神在这个福音营中给我一个大的感动。当时我们一辆车坐着四个人。我和我先生,以及另一对太太已经信了但先生还没信的夫妇。两个先生拿了鱼杆鱼饵说是去钓鱼,还带了准备装鱼的大桶。那先生说,“我真够模范丈夫了。老婆说去开会,咱就开车给她送去。”我先生就说,“不过老婆都信了主也好。要不,谁受得了她们。”

 

去到了以后,头一天还是俏皮话不断,但到了第二天,我先生就说,“你不要催我马上决志,我可能回去以后会的。”我说,“我不催你,这么大的事情,要看个人的感动。”结果呢,神的安排是,没等福音营结束,他就响应呼召站起来决志了。我本来也是带了好多问题去的,但神借着讲员的信息,再一次清楚阐明了福音真理:主耶稣基督已经为我的罪死在了十字架上——那本该死的是有罪的我啊,但神的儿子却代替我死在了十字架上,让我因着信,就可以脱离罪、脱离死,何等大的恩典啊!耶稣基督是唯一的道路、真理、生命,我还需要到别处寻找拯救吗?我在那里深深地受了神的感动,跑回宿舍痛哭,埋怨天父说,你为什么让我流失了这么久,你才把我叫回家呢?流失得好苦啊。

 

然后又想起神曾多次给我的机会。是我自己硬着脖子,要追求真理,要自我奋斗,就又跟神说对不起,我太蠢了。是以前所谓的理智和知识,是骨子里的清高和骄傲,蒙蔽了我的眼睛,自己不愿打开心扉,所以不知道“认识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箴言9:10)哭哭说说,心里得到从未有过的平安和喜乐。是回到家的感觉。

 

从福音营回来,还是那一辆车坐了我们四个人。那先生说,“哎,呼召时是我先站起来的。”我先生就说,“其实我心里早就有主了。”

 

先生也信主后,我们才不怎么吵架了。以前常吵。不同的性格脾气背景,每天话一出口,方式就是吵。信主后,才都真正改变了。不是说坏习惯就没有了。但是天父通过各种方式,各种感动,在我们各自心灵上的帮助做工,实在是只有神才能做的。一开始,我先生在我们有吵架趋势时,会深吸一口气说,“哇,做基督徒还真不容易。”后来又学会说,“这样吧,我毛病太多,以后每个月重点改一到两个,怎样?”现在就差不多什么都不说了。我呢,一开始时抱了一付为主甘愿牺牲的精神,忍,再怎么都忍着。后来才学会了自我检讨和欣赏别人,不再觉着是忍了。一个三角形的三个点,实在是因为有神在顶点,我们这下边的两个点才能越走越近。

 

信了主,才知道自己以前有多蠢多傻。就是不愿意进天父的门,看见了也不进。我决志后还告诉人家,我现在只是一只脚进来了。就是不愿意大大方方地走到神的面前。

 

信了主,才知道自己以前多傲多狂。自己谦卑不下来,还埋怨我们最早去的那个教会不够完美。都不想想,再完美的教会,你一进去,人家也不完美了。因为你肯定是不完美的。

 

信了主,谦卑下来,才发现人生原来是很有意义的。人是很宝贵的,是神的造物,是圣灵的殿堂。而且神是那样地爱我。

 

信了主,心里平安,才发现天上的白云是很漂亮的,也是很悠闲的。它告诉我们,学会把一切交给主,你就会得着主的平安喜乐。你有主的祝福。

 

所以我信神是为了回家,为了不再流浪。我信是因为父神召唤我,感动我,我来了,我信了。

 

愿我活着能荣耀神的名。

 

在在 来自中国大陆,获社会学硕士,现居美国中部,教会会友。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共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